第三百九十章 陸羽創造黑暗許願機!小蜘蛛蛻變!(1 / 2)

第391章 陸羽創造黑暗許願機!小蜘蛛蛻變!全員晉升!

謬論律法——荒謬世界!

規則一:忤逆真理皆為謬論!

規則二:見證即是謬論!

規則三:遵從規則一,不然也是謬論!

它們貪婪且暴虐,是真理顯化的忠犬,肅清一切忤逆、企圖靠近真理的生命,貶為謬論。

【絕望神燈】律法,雖然連結的是希望規則,但它們最擅長的就是……

吃掉希望!

「這是幻境?」

穢蕪神色雙目赤紅,心中驚疑不定,想到了陸羽那隻蜘蛛寵獸,最擅長的似乎就是欺騙世界的幻覺係能力。

說不定是想欺騙自己認輸,於是果斷擴散律法之力,想要擊碎虛幻,回歸現實。

然而在他動手的瞬間,那諸多如魔神的謬論之眼轉動,目光貪婪,爭搶著將【人之律——絕望神燈】……

吃掉了!

律法的損失,直接讓穢蕪靈性失衡,壺口不斷溢出鮮血,倒在地上。

哢嚓哢嚓!

咀嚼的聲音回蕩,似乎是在嘲諷穢蕪的愚蠢和無能!

但諸多謬論之眼並沒有急著吞掉他,而是繼續逼迫他釋放律法之力,如同一群慢慢品嘗美味的老饕,喜歡最鮮美的食物。

人吃米飯是本能,他吃靈魂一樣是生存所需。

但此刻,高高在上的穢願王族,也成為了這些詭異眼睛的食物!

噠!

噠!

噠!

就在此時,輕緩的腳步聲傳來,青煙逐漸變得稀薄,朝著兩邊翻湧,陸羽從中緩緩走出。

所有的謬論之眼在看到他的瞬間,微微俯下眼睛,朝拜著永恒的正確。

隻有真理需要,謬論才會存在!

他的肩膀上,小蜘蛛穿著一襲月色長裙,手握虛劍守護,灰燼縈繞的紙騎士待在身旁,如同永不倒塌的古老聖城。蛋蛋展開龍翼,身上百目全開,龍威浩瀚,和諸多的謬論之眼比眼睛多。

因為靈能透支,陸羽並沒有說話,隻是靜靜地看著地上的穢蕪,運轉天界呼吸,不斷地恢復損耗的靈能,皮膚表麵光輝縈繞,映照如潔淨的身軀,璀璨神聖,光照琉璃。

和對麵渾身臟汙的穢蕪形成鮮明對比。

像是一位古老的天人,俯瞰著塵世中沾染七情六慾的愚昧生靈,目光憐憫。

為什麼……

為什麼陸羽也有律法?!

這一刻,穢蕪已經明白過來這不是虛假,而是現實,渾身顫慄,世界觀不斷地崩塌。

他無法理解……

陸羽不是一個普通的凡人嗎?隻不過運氣好繼承了古王血脈,被遺蹟選中了而已。

雖然看似輝煌,但也隻是高維強者的提線玩偶罷了,大概率會徹底葬身在遺蹟之中,命運的饋贈早就標好了價格。

哪怕僥倖活下來,沒有了遺蹟靈性的加持,雖然不至於回歸普通,但也沒資格和他們這些流淌著真王血脈的高貴生命相比!

不僅是他,其餘的王族、甚至是部分人類巨頭也是抱著這種想法。

但律法種子的出現,徹底粉碎了穢蕪的驕傲,有種被踩進泥土後,還被狠狠碾了幾下的感覺。

古王,是逝去的王,如今的塵世已經沒有了他們的國度,隻剩下律法銘刻世界!

真王,是現在的王,擁有著塵世的國度和律法,一言改寫萬物生態,受眾生朝拜。

然而無論是古王、真王的律法,都隻能夠被別人繼承、使用,終究不是自己的。

那是屬於他的道路!

然而律法種子不同,隻針對生命個體,是生靈通過逆流母河、經過無數考驗,歷經重重險阻,以超越大部分塵世生命的大智慧、大勇氣,孕育的奇蹟之力!

陸羽不僅有人之律,更是直接跨越階位碾壓自己,說明對方的潛力,比自己還要強的多。

母河,為什麼會對他眷顧到這個地步!

他……真的隻是一個棋子嗎?

穢蕪大腦一片混沌,無法理解,也無力思考,心中早已被無法言喻的恐懼籠罩,仿佛化作了無形的深淵,從中伸出無數手臂,將他死死纏繞。

不是他懦弱到連反抗都不敢,而是想要許願,都發不出聲音,變成了啞巴,也無法用靈能震動空氣,訴說自己種族的汙穢之言。

就連跟許願相關的念頭,在誕生的剎那都會被否定。

直接變成一句謬論!

根本不存在的東西,又怎麼可能實現?

希望?絕望?

根本不需要真理來否定,

謬論就能輕鬆吞噬!

「屬性天克,直接把他乾碎了!」

陸羽搖了搖頭,如果在外界,他想要處理一尊王族妖孽,並不容易,畢竟這傢夥的許願能力過於賴皮,直接搞了個不死身,哪怕最後會因為許願過多,堆積海量汙穢畸變,成為恐怖畸變體。

或者是逼到自爆,讓自己也掛彩!

畢竟陸羽不想展現自己的一堆底牌,沒有安全感的他,很怕被人針對!

但沒想到,

這傢夥竟然掌握著【人之律】,直接搞出了一個遠離塵世的結界,屏蔽了視線,這……

不是找死嗎?

根本不需要混沌卵出手,謬論律法直接否定了他的許願能力,當場封號,變成一個啞巴。

沒有了穢願加持,穢願王族綜合戰力,其實還不如一個頂尖種族!

砰!

看著已經近乎崩潰的穢蕪,陸羽沒有猶豫,純白光輝凝聚成一隻大手,直接將穢蕪的煙霧身軀拍碎,化作了更多的青煙。

然而並未消散,而是不斷地重組!

但因為謬論律法否定的是他後麵的許願能力,之前的【不死】願望還在持續。

轟!

穢蕪的身軀繼續重塑,隻不過更加汙穢、醜陋,開始無法保持人形態,朝著煙霧畸變體發展。

穢蕪目光怨毒,帶著一絲嘲諷。

陸羽殺不死他,等到徹底畸變,直接選擇同歸於儘。

「爬蟲自以為用凶狠的目光威懾敵人,實際上隻是單純被你醜到了!」

陸羽淡淡地說道,接連粉碎了對方的身軀十七次,穢蕪的身軀已經大半煙霧化,理智不斷地跌落,唯有仇恨的目光盯著陸羽。

隻需要再來幾次,他就會徹底畸變!

然而下一秒,

嗖嗖嗖!

大量的漆黑咒線從虛空中浮現,沒入了他的身軀之中,開始主動吞噬龐大的汙穢之力,讓穢蕪的智慧回歸,神色震撼。

這是……

「被你發現了!」陸羽的聲音響起,再次將其碾死,笑容玩味。

想畸變,也得看他同不同意!

之前陸羽本以為要集齊小蜘蛛的【天人五衰咒線】所需要的天人死亡,指的是上位者級別的邪神眷屬。

但沒想到之前碾死渡厄太歲本體的守護,就凝聚出了五分之一的種子。

真王嫡子,竟然也算是這個世界的「天人」?

不過想想也是,畢竟在佛教之中,天人指的就是指欲界、無色界之中的高等生命,或者是他們的子嗣,壽命悠久,實力強大。

比佛陀之類的偉大存在要低!

而真王屬於塵世繁體,最接近偉大存在的生命,繼承他們血脈的子嗣,自然就符合了條件,蘊含著高等生命的潛力。

渡厄太歲凝聚的名為【不樂本座】之種,指的是天人本來過著最安樂的生活,但是到了命終時刻,卻開始感到不安和厭倦不耐。

而運用到實際,就是可以為目標生命附加厄運,讓他變得神憎鬼厭,甚至被世界厭棄。

如今,正好凝聚第二種,就是不知道是【身體臭穢】還是【衣服垢穢】。

陸羽很好奇這兩種又各自具備什麼樣的能力?

「嚶!」

小蜘蛛有禮貌地向穢蕪道謝,然後在其驚恐的目光中,用這股龐大的汙穢之力,開始凝練出【天人五衰咒】的種子。

中間因為數量不夠,陸羽又把他拍死了幾次,重新積累汙穢之力。

最後成功凝聚出了大天人五衰之一的【衣服垢穢】之種,效果是可以為衣袍、秘寶在內的等等外物附加汙穢,輕則降低使用效率,重則直接報廢,對手實力越強,附加的效果也越低。

附著的汙穢,隻有小蜘蛛能夠清除。

「這妥妥的繳械神技啊!」

陸羽心中驚嘆,如此一來,關鍵時候可以直接廢了敵人的大部分底牌。

恃強淩弱戰術,再度迎來版本強化!

連續的死亡,讓穢蕪的目光愈發呆滯,看著陸羽,用沙啞的聲音說道:「你殺不死我,等到我的護衛到來,就是你的死期!」

雖然被淪為了小蜘蛛的「血奴」,但相應的,汙穢的副作用也被清理了大半,可以承受更多次的死亡。

陸羽的繆論律法雖然強大,但絕對無法長時間開啟,到時候就是他的機會。

「哦。」

對此,陸羽不置可否,伸出手,直接將其塞回了神燈內部,磅礴的靈性閃耀,凝聚出一道道神文銘刻其上。

「你在乾什麼!?」穢蕪驚慌地大喊,能夠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身軀竟然在吃自己的靈魂。

物理意義上的吃!

陸羽沒有理會,很快就在黑色神燈周圍銘刻了一圈神秘的紋路,和纏繞在禁忌真理之鑰上的藤蔓有些類似。

「黑暗許願機,製作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