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惡報(1 / 2)





許婉寧已經醉醺醺的了,說話時,嘴巴也打結。

“二,二嬸,你這酒,真,真好,我,我還要喝。”她推開元氏又要去找酒喝。

這酒這藥可真厲害,半壺酒人就成這個樣子了。

元氏心裡笑開了花,麵上卻一臉的擔心:“哎呀,都是二嬸不好,二嬸就不該喊你喝酒的,你這樣回去,你婆婆非要撓我不可。要不這樣,你就先在我這裡休息一下。等你酒醒了,我再送你回去好不好?”

許婉寧打了個酒嗝:“嗝……都,都聽二,二嬸的。頭好暈啊,好想睡覺。”

元氏扶著許婉寧進了內室。

“阿寧……阿寧……”

元氏喊了兩句,許婉寧沒有回應,她頭搭在元氏的肩膀上,發出了細微的鼾聲。

也不知道是藥起了作用,還是真的喝醉了。

靜姑姑走了出來,“夫人。”

“快,把人扶到後麵房裡頭去。”

“是,奴婢這就帶人走。”

靜姑姑扶了許婉寧就往後麵走。

整個芝蘭苑的下人早就被元氏給支使出去了,後院一個人都沒有。

靜姑姑扶著許婉寧到了一處房屋外頭,她邊推門邊說道:“少夫人,你就在這裡休息一下,等酒醒了,奴婢就送你回去啊!”

進了屋內,一個男子走了出來,色眯眯的眼睛都亮了。

靜姑姑指著許婉寧說,“喏,人給你帶來了,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隻要留她一條命,彆玩死了就成。”

“是是是,奴才知道。”

男子正是靜姑姑從城西破廟中帶回來的那個乞丐。

那乞丐如今衣著光鮮,卻絲毫掩蓋不了他眼底的淫穢,哪怕洗了澡,也掩蓋不了長年累月積聚的酸臭味。

靜姑姑說完,就離開了。

男人盯著許婉寧,露出一絲淫笑,他蹲下身子,看著麵前容顏絕美的女人,咽了口口水,他正要伸手,一直昏睡的女人突然睜開了雙眼。

直勾勾地盯著男子,眼神幽深,烏凜凜的讓人脊背發涼。

男子一屁股坐在地上,驚懼地看著居高臨下看著他的女子。

“你,你不是喝醉了嗎?”

許婉寧冷笑:“誰說我喝醉了。”

男人眼裡閃過一抹狠厲,陰仄仄地笑,“沒喝醉是吧?那行,沒喝醉玩得更痛快。”

睡著了就是一具不會動的軀體,不會反抗不會迎合,可醒著的就不一樣了。

反抗才玩得更刺激。

他站了起來,淫笑著朝許婉寧走過去。

許婉寧就站在原地,冷冷地望著他。

男人緩緩靠近,就在他要抓住許婉寧的手時,後腦勺突然傳來劇痛。

頭皮差點被人扯下來。

頭往後一仰,有人在他身後扯住了他的頭發。

男人吃痛往後栽去,直愣愣地躺在地上,還不等男人反應過來,腳就踏在了他的身上,接著,腦袋一暈,男子暈了過去。

“少夫人,您趕快從後門離開,白鴿白雀在後門等您。這裡就交給我了。”

許婉寧點點頭:“小心一些。”她離開了,扶柏扛著男子沿原路返回,到了元氏的屋內。

主屋內。

元氏撐了撐腦袋,感覺頭暈得比剛才還厲害了。

怎麼回事?

不就一壺酒嗎?

一人一半怎麼感覺都想睡覺。

唉,果然是這陳年老酒。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