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人為財死她為食亡(1 / 2)

“我隻是你的階下囚,為什麽還要跟你一塊抓魔修?”

宋汐瞪大了眼睛。

她知道謝越還要抓那個采花賊男魔修,但是萬萬沒想到他還要拉著她一起?

作為一個合格的階下囚,難道不應該天天躺平等著謝越辦完事直接把她帶走就好了嗎?

為什麽還要深更半夜被他拽到深山老林來踩點?

難不成修仙版蹲監獄也要踩縫紉機?

“什麽階下囚?”謝越莫名,“我隻是帶你回宗門而已。”

“那你說我能幫什麽忙?我一出手暴露我是魔修之後會有大把的正義之士追著揍我。”

宋汐躺在樹枝上,嘴裏還叼著個野果,明晃晃的不想配合。

像她這樣剛墮魔修為不算高,又被正陽門發布最高通緝的小魔修,在各大修士們眼裏簡直就是行走的閃亮功勳。

換言之,她現在挺值錢的。

要不是回正陽門蹲冰牢肯定沒她好果汁吃,她都想自己抓自己。

“不用你動手,如果可以的話,你去當誘餌。”

宋汐人一哆嗦,被野果嗆的直咳嗽。

這哥們到底知不知道什麽叫憐香惜玉?

敢不敢有一點男士風度?

抓個采花賊讓她這個貌美的黃花大姑娘當誘餌?這跟肉包子打狗什麽區別?

“專挑美貌的姑娘下手,還偏愛英雄救美以身相許的橋段,那個魔修墮的應當是淫道。”謝越筆杆抵著額頭認真的思考。

“你這樣長得漂亮,修為還不錯的魔修更是他眼裏美味的小點心。”

宋汐無語凝噎:“......”

合著你還知道我是人家眼裏香噴噴的小餅乾。

不愧是原小說裏鮮少沒有成為女主舔狗的存在。

這要是關鍵時刻直接把女主派出去當誘餌釣變態蜀黍,謝越少不得要被其他狂熱的追求者一人吐口唾沫淹死。

“我不可......”以。

宋汐木著臉就要拒絕。

“作為報酬,回宗門這一路的食宿我包了。”

“我不可......能不去的好吧?”宋汐眼睛一亮,從樹上跳了下來,嘴裏的話就拐了個彎。

“這裏就是那個采花賊經常出沒的地方吧?說吧謝道友,什麽指示?”

作為一個臨時出逃還丟了劍的貧窮劍修,她已經啃了一天的野果了,她可不想晚上睡樹杈明天繼續噎野果。

反正她作為一個社畜,最擅長的就是打工。

混口飯吃,不寒磣。

謝越皺眉,沒有接話,轉頭看向了樹林外。

他貼在樹林外圍的符篆被人碰了。

一個築基期三個煉氣期的修士正在往他們的方向趕來。

不出意外的話,又是大宗門收到消息放弟子們下山做試煉任務。

但是這個實力配置來抓一個金丹期的采花賊魔修,是來送死的嗎?

每次他抓魔修還要救幾個愣頭青這活兒他真的乾煩了。

外圍的人很快走近了,夜晚的能見度並不高,但是為首的蘇月言月白色的服飾實在是太過顯眼,宋汐想忽視都不行。

所以到底是什麽抓馬劇情能讓她被迫營業抓個魔修都能遇上女主?

“根據求救的消息來看,采花大盜就在這附近,大家打起精神來,這是我們第一次出宗門任務,千萬不要為正陽門丟......宋汐?!”

蘇月言臉色陡然一凜,手放在了腰間的長劍上,如臨大敵的盯著靠在樹上的宋汐。

宋汐輕輕歎了口氣。

“謝謝你,我沒丟。”

“我說我也是來抓采花賊的你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