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兜比她臉都乾淨(1 / 2)

蘇月言作為女主的待遇明顯要比宋汐好八百個拐彎帶來回。

不僅沒有屁股著地落在黑黢黢的洞穴。

反而被勁風卷著輕柔的落在了燃著長明燈的地下寢殿。

穿著黑色裏衣的男子靠坐在椅子上,手裏捏著酒壺,斜斜的看了過來,帶著醉意的桃花眼晦暗不明,眼尾暈著薄紅。

陰鬱又俊朗。

“長得真像。”

蘇月言被猶如實體化的黑色霧氣捆在原地,四處觀望沒有看到宋汐,不由得冷哼一聲。

“宋汐果然跟你是同夥。”

在她看來,她被卷進來完全是因為宋汐,她一定是早就記恨她,和眼前這個人是一夥的。

同夥?

安煜之醉酒的腦子瞬間清明,他終於知道剛剛一瞬間察覺的不對勁是哪裏了!

他明明卷了兩個人回來現在居然隻剩下一個?!

另一個女人也是一個魔修!

如果她掙脫了自己魔氣的束縛,很有可能會落在其他地方!

安煜之也不端著範兒了,起身風風火火就往外衝,還不忘甩出一道魔氣拴著蘇月言一塊跑。

這個長的最像,他怕她跑。

蘇月言整個人被他扯的一趔趄,連滾帶爬的跟在身後。

兩人剛出寢殿,迎麵就撞上了宋汐和扛著麻袋的謝越。

被扯得連滾帶爬滑跪到宋汐麵前的蘇月言:“……”

她現在已經不想考慮誰跟誰是不是一夥的了。

她隻想死。

宋汐也沒想到場麵會這麽尷尬,她還以為趕過來會看到什麽限製級場麵。

畢竟蘇月言跟譚雪長得實在是太像了。

安煜之是個采花賊,又是個嗜酒的主,喝點馬尿什麽事乾不出來?

但是現在的場景好像也挺重量級。

宋汐還是決定打破這該死的沉默,“其他被你抓走的姑娘被你關在哪裏了?”

安煜之視線落在謝越肩膀上的麻袋,抬了抬下巴,邪氣的勾唇,“比起這件事,我更想知道你們從我這裏帶走了什麽。”

“譚雪。”

宋汐仿佛怕不夠火上澆油,想了想又補了一句,“麻袋裏裝的是譚雪。”

被觸了逆鱗的安煜之顧不上思考為什麽宋汐會知道譚雪的名字,濃鬱的魔氣陡然幻化成大手的虛影,朝著麻袋抓了過去。.

“放開她,有什麽恩怨衝我來!”

謝越扛著麻袋不方便還擊,隻能小心翼翼的側身避開,抬腿在安煜之屁股上猛的踹了一腳。

宋汐:“……”

為什麽她來修仙界圍觀的第一場打架就這麽原始。

“我們是想救譚雪!”

眼看著兩個人又要不文明的動手,宋汐連忙開口道,“譚雪現在的狀態不宜見光,我才不得已出此下策將她裝進麻袋的,你冷靜一點。”

安煜之穩住身形,轉身陰冷的看向謝越,但也暫時沒有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