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她平等的惡心每一個替身梗(1 / 2)

見宋汐望了過來,從地上站起來的蘇月言下意識挺直了腰板。

“這魔修是我們正陽門要抓回去的,不可以和你們走!”

來了來了來了。

搞事業的女主她踩著貓步不分青紅皂白的來了。

“還是你剛才跪在我麵前的樣子比較可愛。”宋汐惋惜道。

“你是正陽門的?”安煜之抱著麻袋的手一顫,猛的抬頭死死的盯著蘇月言。

他的譚雪就是被正陽門的人害死的!

蘇月言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被安煜之掐著脖子摁在了地上。

但是看著這張和譚雪八分相似的麵孔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安煜之終究是沒忍住鬆了手。

宋汐拉住想勸架的男媽媽謝越,老神在在的往山洞深處走。

女主的光環可不是白開的。

豈是安煜之一個小小男二動得了的?

有這功夫還不如趕緊把被安煜之這狗東西關起來的漂亮姐姐們放了。

直到看見被安煜之抓走的姑娘們,宋汐罕見的沒有騷話了。

現實和她的想象屬實是有點出入。

被關起來的少女們除了被困在結界裏出不來,其他一切養尊處優。

她想象中的害怕到抱團取暖的情況也根本沒有出現。

環肥燕瘦,各有千秋。

不變的是每個人身上都多多少少有點譚雪的影子。

就連有點臉盲的謝越都看出來了。

宋汐:“……”

安煜之屬實是把替身梗玩出了新高度。

大胖橘的莞莞類卿來了都自愧不如。

看著宋汐走進來,穿著粉色衣衫的女子甚至笑著問了個好,“你也是被安公子抓來的嗎?

宋汐遲疑了一下,“你們要走嗎?”

得知安煜之要走之後,竟然有名女子抽抽噎噎的哭了起來。

“安公子對我們很好的,吃穿用度都比我們以前的日子好太多了。”

“他每日也就站在結界外麵看看我們,什麽都不用我們做。”

“我們都覺得安公子在透過我們思念著誰。”

“安公子定然是個很深情的人。”

宋汐撇撇嘴。

啊對對對,深情的在白月光嘎了之後找了個替身捧手心裏。

白月光要是沒死透都得氣詐屍了。

謝越在原地給安煜之留下追蹤符後,跟著宋汐一路將這群嘰嘰喳喳的女子送回家。

直到天空泛起了月牙白,兩人才得空找了間客棧歇腳。

“我說謝道友,這多多少少得加個餐吧?”宋汐癱在床榻上,有氣無力道。

這工作已經不是007了,這是通宵達旦的乾活。

謝越坐在茶桌旁,仍然端著那副仙風道骨世外高人的儀態,說出來的話卻毫無溫度,“頂多給你加個饅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