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說這個我就不困了(1 / 2)

真的會有人從穿書開始不是在逃亡就是在逃亡的路上嗎?

答案是真的會有。

比如說宋汐。

她坑謝越這個鐵公雞再開一間房失敗,她又不好意思跟病號譚雪搶一張床,隻能拚了下茶桌旁的凳子準備湊合一下。

剛拚好人還沒躺下。

就有修仙門派的道友禦劍從被安煜之踹壞了的窗口飛過。

好巧不巧,他的同行者叫了他一聲,回頭的瞬間他一眼瞄到了宋汐。

掏出懷裏的懸賞畫像對了一眼後,該男修氣勢洶洶,踩著劍就衝了進來。

謝越甩出兩張定身符,順手薅著宋汐就跑,直到甩開了這一支隊伍撒開手才發現,他揪得居然是宋汐後脖頸的衣領。

宋汐蹲在溪邊咳嗽的上氣不接下氣,“謝扒皮,我是不是應該感謝你揪的不是我頭發?”

謝越:“……”他有點理虧。

公主抱抱著譚雪的安煜之緩緩落地,乜她一眼,“魔修不應該都會閉氣嗎?”

宋汐:6

你天生魔體你了不起。

“要不是你把窗戶踹壞了,我們會被人發現嗎?”

她拚好的小板凳還沒來得及坐一下,人就飛了。

“我還在桌子上留了一錠銀子呢。”安煜之小聲嘀咕。

雪姐姐一直教他做人要有禮貌,弄壞了東西賠償天經地義。

宋汐真是萬萬沒想到日後要上演強取豪奪戲碼的安煜之,在他雪姐姐還在的時候居然是個這麽乖的小奶狗。

她現在愈發好奇譚雪究竟是個怎樣溫柔的人,能讓一個自幼看遍世態炎涼的棄子難得保住了一片赤子之心。

謝越在空地上搗鼓半天,一艘紙船緩緩變大,直到足夠承載四個人才朝他們兩個揮了揮手。

“上來。”

宋汐終於在穿書後看到了點符合她想象的修仙界物件,很爽快的爬上船湊到了謝越身邊。

“這是傳說中的飛舟?”

謝越長身玉立,站在船頭操控著飛舟起飛,聞言有點麵色凝重,第一次爽快的遞給宋汐一個空著的儲物袋。

“它很貴,你要是第一次坐,別吐我的船上。”

“開玩笑,我坐大擺錘都沒在怕的……yue……”

飛舟飛起來的一瞬間,猛烈的失重感向宋汐襲來。

她隻覺得五臟六腑都瞬間移了位。

最終,宋汐沒有讓謝扒皮難得大方的儲物袋白送,一路從百草園吐到了三味書屋。

直到飛舟落在蓬萊島,她人都是暈的。

“大師兄回來了!”

在田間采摘靈草的少年放下籮筐風風火火的迎了上來。

“這個魔修是作惡被你揍了嗎?”沈小白目光落在了慘白著臉的宋汐身上,從懷裏掏出一瓶丹藥猶豫著到底要不要給。

“她是單純暈飛舟。”謝越收回飛舟看到宋汐慘兮兮的樣子沒忍住笑出了聲。

他見過暈飛舟的,但真沒見過這麽暈飛舟的,“她的劍丟了,一會你領她去劍塚重新選一把,看她這樣,出行是沒有坐飛舟的福氣了,隻能禦劍。”

“太破費了,不必不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