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她把高塔搞塌了(1 / 2)

“為師就閉個關你們就不能消停幾天嗎?”

蓬萊島掌門昌夷老祖暴躁的聲音從遠方傳來。

這群孩子就沒一個省心的!

“師父,這次還真不是我們。”謝越弱弱的辯駁。

昌夷老祖看見抱著黑色長劍沒敢吱聲的宋汐也陷入了詭異的沉默。

抱著那把劍,這孩子居然還沒瘋?

“我真的就是摸了一下門口那把湖藍色的劍,然後它啪的就斷了。”宋汐無比誠懇。

“我頭上的天花板就炸開了,這個燒火棍就飛我懷裏來了,然後劍塚就塌方了。”

昌夷老祖:“……”

燒火棍真是好形容。

“這不是燒火棍,這是劍塚第九層唯一的一把劍。”昌夷老祖歎口氣,“小丫頭,你可願拜我為師?”

宋汐:“???”怎麽突然就拜師了?

“可以……”不拜嗎?

“好!”昌夷老祖捋了捋胡須,看著宋汐越看越滿意。

他這一生都在為發明了修魔這條路追悔莫及,也半生都在證道。

等了百年終於得見一位道心赤忱的魔修,或許修魔一道並非死路一條。

“以後你就是為師的第五個親傳,快過來見見你的師兄師姐。”

宋汐眨眨眼,有點沒反應過來。

她隻想避開原文成為反派頭子被群起而攻之的悲慘命運,她都做好在蓬萊島躺到發黴的準備了。

怎麽突然就成了蓬萊島第五位親傳了?還跟這些日後誅殺她的大佬們成了師兄妹?

“這是你大師兄,謝越,攻防雙修的符篆師,以後有符文需求儘管問他要。”

“謝……大師兄好。”宋汐乖巧改口。

謝越微微挑眉,頂著滿臉灰豁達的笑了笑,人沒事就好,“又多了一個師妹,這是你的見麵禮。”

宋汐受寵若驚,雙手接過不知道裝了什麽的錦盒。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謝扒皮居然會送她見麵禮。

“這是你二師兄,沈小白,雖然是個戰五渣,但是煉丹煉器很有天賦。”

“二師兄好。”宋汐從善如流。

沈小白感動的直捂嘴,直接大大方方掏出一個儲物袋塞進宋汐懷裏,“嗚嗚嗚我有多久沒聽見別人喊我二師兄了,他們欺負我長得小都沒大沒小,成天小白小白的叫。”

“就衝小師妹這一句二師兄,二師兄這丹藥和法器都管夠。”

“在外打不過砸法器就是,不要舍不得,這一袋子法器用處不一定多,但是一定夠硬!”

宋汐眼睛彎彎,甜甜的開口:“謝謝二師兄~”

沈小白西子捧心,逐漸在一聲聲二師兄中迷失了自我。

“這是你的三師姐,葉忘憂,戰鬥力可比你的廢物師兄們強多了。”昌夷老祖嫌棄的撇撇胡子。

想當年他殺遍九州無敵手,這一堆親傳徒弟的戰鬥力倒是一個比一個廢物。

好在各自還都有點看家本領,以後各自闖蕩也算不辱沒他昌夷的名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