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命別褲腰帶上了(1 / 2)

深夜。

喜歡大半夜畫符的夜貓子謝越洞府裏的光亮都熄了。

宋汐放在劍台上的玄青劍突然蕩出薄薄的黑色水波紋,將已然進入夢鄉多時的宋汐籠罩在內。

她隻覺得意識一沉,再睜開眼天就亮了,日子像翻日曆一樣仿佛過了很久。

謝越請她吃大餐,沈小白天天煉丹煉器出去賣錢養宗門糊口,葉忘憂一對大錘每天舞的虎虎生威,安煜之將崇明草成功帶回來救醒了譚雪,師父天天閉關……

而她,每天躺在靈藥田旁邊的躺椅上曬太陽嗑瓜子……玩手機??

美。

這日子太美了。

但是一看就他媽是假的。

謝越能請她吃大餐她倒立洗頭。

宋汐睜開雙眼猛的從床上坐了起來。

窗外明月高懸,隻有桌子上的夜明珠發出柔和的微光。

宋汐眯眼看向劍台上安靜如雞的玄青劍,“手機都能給我變出來,你挺生猛啊?”

“神器榜上神兵的器靈都開了靈智,你別告訴我你沒有,劍靈呢?滾出來。”

玄青劍繼續安靜如雞。

宋汐的起床氣達到了頂峰,抬腿就將玄青劍從劍台上踹了下去,咬牙切齒道,“蓬萊島廁所挺大的,你再裝死我讓你變成真的攪、屎、棍。”

玄青劍劍身一震,不裝死了,一縷黑霧流瀉出來,討好的纏了纏宋汐的指尖。

宋汐屈指彈開它,絲毫不為所動,“為什麽要窺探我的欲望?”

黑霧被趕走不敢再靠近宋汐,躊躇著在原地動了動,宋汐竟然詭異的在一坨黑霧上看出了委屈的情緒。

“別賣萌,想留在我身邊就回答我的問題。”

黑霧迅速流竄,在空中拚出幾個黑色的大字:我需要主人養我。

宋汐:“……”

差點忘了這茬,劍器嬌貴,每個劍修都要拿天靈地寶不斷滋養本命劍,所以大部分的劍修全部身家都壓在本命劍上,自身窮得要死,也被戲稱為“劍奴”。

但是想讓她給玄青劍打工掏錢,門都沒有。

“我窮,沒錢養你。”

黑霧:我很好養活的,我吃一點主人的欲望就可以。

宋汐恍然大悟,“所以你之前的劍主碰到你就會暴走,是因為你為了吃飽,在認主的時候激發他們的欲望,他們才走火入魔的?”

黑霧猶豫了下:是的。

破案了,這破劍剛才是真想把她吸乾。

“那為什麽我碰到你沒暴走?”

黑霧:主人的欲望本身就很強烈,不會受到我的影響的,頂多也就是做兩個美夢。

“我想睡個好覺,你剛才吃飽了嗎?”

黑霧再次猶豫了一下:沒有,主人的欲望太難吃了,我沒吃進去。

黑霧很委屈,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不會被它吸乾的主人,欲望居然這麽拿不出手,難吃的他都噎不下去。

它心裏這麽想著,一不小心就把字給拚出來了。

宋汐一愣,回想了一下夢境的內容,她很不服氣,她的誌向多麽遠大,怎麽就拿不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