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羊了個羊同款功法(1 / 2)

沈小白回來的時候整個人都很低迷。

將一大袋子吃的塞給宋汐,就默不吭聲的開始起火煉器。

聞著香味趕來的謝越和葉忘憂都禁不住用眼神詢問宋汐,宋汐一頭霧水的搖搖頭,隨後突然福至心靈的點點頭。

謝越:???

葉忘憂:???

這是在打什麽啞謎?

“二師兄,是你被人放鴿子了嗎?”宋汐試探性的問道。

如果真的因為被放了鴿子這麽低落,那很有可能賣他材料的真的是蘇月言。

畢竟昨天剛差點被安煜之挖了靈根,今天什麽鋼筋鐵骨也很難撐得住來赴約。

“六十枚上品晶石啊!”

沈小白duangduangduang錘煉武器的聲音突然就放大了好幾倍,肉眼可見的暴躁。

“我信任她我才預定材料提前給錢的,結果她直接鴿了!”duang的又是一錘子。

“我多等了半個時辰都沒人來。”沈小白憤憤的使勁捶了最後一錘子,“小師妹說的對,果然外麵的女人都是洪水猛獸!”

“……”

葉忘憂默默啃了一口鴨腿,她突然覺得沈小白應該也可以試試往錘子這方麵發展發展。

宋汐長吐一口氣。

她到底在擔心這個棒槌什麽?

她剛剛還以為沈小白一臉eo是因為沒見到蘇月言,結果到頭來居然是心疼錢。

“什麽?”

謝越蹭的站了起來,心疼的不行,“長什麽樣?高矮胖瘦死的活的?這債師兄必須幫你追回來!”

沈小白淚眼汪汪就要撲向謝越,“果然大師兄你最疼我……”

謝越抬手頂住沈小白額頭,額角青筋暴起,“你別過來!”

“我現在看見你就來氣,那可是六十枚!你不心疼我都替你心疼!”

沈小白:“……”他捂嘴哭的很大聲。

他還以為大師兄心疼的是丟了錢的他,原來心疼的是丟了的錢。

葉忘憂習以為常的繼續啃鴨腿點評道,“小白好像長個子了,上次他被大師兄抵住腦袋,伸手還碰不到大師兄的衣服。”

沈小白:“……”雙殺。

宋汐點頭附和:“就算長不起來也沒關係,咱二師兄又不靠臉吃飯。”

沈小白:“……”三殺。

“我下次一定會把這筆錢要回來的!”沈小白捏拳。

“對了,小師妹啊。”謝越突然轉頭心情很好的看向宋汐。

宋汐:“???”

她有種很不祥的預感。

“下個月藥王墓要開了,藥王陪葬的頂級藥草無數,安煜之需要的崇明草很可能就在內,師父欽點讓你和忘憂陪我去。”

謝越笑眯眯,終於又可以奴役小師妹了。

看宋汐曬太陽曬得那麽舒服,比他自己擺爛還難受。

“不應該安煜之去嗎?”宋汐嘴裏的飯都不香了,“你確定師父欽點讓我去?”

宋汐每問一句,謝越就笑著肯定的點一下頭,“師父說了,你的功德金光要賺起來,助人也是一種方式。”

“而且安煜之修為增長太快,道心不穩,難免衝動。”

“……”

合著她是天選打工人是吧?

她算看明白了,敢情她穿書之後最大的boss是安煜之。

先是抓走他救他老婆,再是給他找藥草救他老婆。

“那陪葬的藥草這麽多年還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