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合歡宗的妹妹不興泡啊(1 / 2)

宋汐用玄青刃的刀柄敲了敲牆壁,聲音沉悶渾厚。

顯然是堵實心牆。

“你真的確定這是東側室嗎?”

她跟著衛清懷出門左拐一路直走,直接走到了死胡同。

衛清懷眉頭緊鎖,右手食指上的戒指微微一亮,一道黃色的光芒落在地上化為一隻足球大小的毛球。

“我讓遁地鼠挖挖看。”

遁地鼠通體雪白的毛發,一對肉乎乎的前爪蒲扇一般大小,圓滾滾的臉蛋黑葡萄似的大眼睛。

這麽可愛的鼠鼠,她一天能rua禿八個。

怪不得三師姐跟她說,雖然衛清懷是個花瓶靈獸師,但是懷疑什麽都不要懷疑衛清懷的審美。

遁地鼠效率很高,落地就對著宋汐剛剛敲過的牆一頓猛刨,硬生生刨出來一條成年人彎腰可以通過的通道。

“小師妹,我打頭陣,你斷後!”

“……”

眼看著衛清懷彎腰就鑽了進去,宋汐咽回了“要不我們換個方向試試看”這句話。

死馬當活馬醫,認命的彎腰跟了進去。

***

隨著遁地鼠挖的越來越快,宋汐心驚膽戰的摸著逐漸鬆軟的土地。

她擔心坍塌的同時,懷疑的看了看身後的路。

她總感覺他們在走上坡路。

隨後從最前方遁地鼠的身前,照進來了溫柔明亮的月光。

衛清懷:“……”

宋汐:“……”

“好厲害哦,居然挖到了地麵上。”宋汐麵無表情的鼓鼓掌。

衛清懷忍不住伸手遮住了臉。

丟人丟大發了。

他本想在新晉小師妹麵前秀一秀,擺脫那三個狗同門給他起的“花瓶靈獸師”名號的。

這一波滑鐵盧,直接反向上大分。

衛清懷揪起遁地鼠後脖頸,放在他剛剛的位置,捂著臉下命令,“往下挖。”

宋汐倒是不著急,借著月色的光亮支著下巴認真打量起這個四師兄。

蒼藍色的廣袖常服,頭發半披半束,眉目精致卻不顯女氣,纖長的睫毛在淺色的瞳仁上留存一片殘影,右眼下還有一顆性感的淚痣。

她終於理解了之前衝浪網友們所說的含情眼是什麽成分了。

這雙眼睛看條狗都得滿含深情。

“它傳音給我,出來的垂直甬道,翻著儲物袋的手一僵。

謝越給他的飛行符都用光了。

他平常代步雖然有飛行靈獸,但是卻沒有這麽小的。

靈獸師的身體又是所有職業裏最為孱弱的,他要是這麽直接跳下去,明年的今天就可以給他燒香了。

衛清懷努力做了做心裏建設,這才抬眼期待的看向宋汐,難以啟齒道,“小師……師弟可有什麽飛行法器?”

宋汐:“……”

她之前隻聽師兄師姐們吐槽過衛清懷,說他白白浪費了一身好天賦,把自己混成了個花瓶。

現在看來,果然是傳言非虛。

她迎著衛清懷期待的眼神,從儲物袋裏掏出之前謝越搞內卷時,她做的唯一一個不全是用來享受的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