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有關小師妹的傳說(1 / 2)

這一番動靜,直接把剛剛闖進西側室還抓了隻大白耗子的邱道遠驚在了原地。

抓著遁地鼠的手下意識一緊。

“吱!”

大白耗子有氣無力的掙紮了一下。

【鼠鼠我呀,要被掐屎了捏。】

摔得七葷八素的衛清懷識海裏陡然響起遁地鼠的聲音,這才意識回爐,翻身站了起來,直接將邱道遠手裏的遁地鼠召喚回了契約戒。

“靈獸師?”邱道遠冷聲道,西側室光線昏暗,他也沒注意到衛清懷滿手的戒指。

因此雖然靈獸師稀有,但邱道遠並沒有把衛清懷放在眼裏,在他眼裏,相比一個契約遁地獸這種靈獸的廢物靈獸師,顯然腰間掛著刀的宋汐威脅更大。

“你們是哪個宗門的?”邱道遠沉聲問道,沒有輕舉妄動。

據他所知,幾大仙門年輕一輩裏,隻有鍛神宗有幾個刀修,但鍛神宗卻沒聽說出過靈獸師。

要說是散修,這兩個人身上又看起來養尊處優,沒有風塵仆仆的勁兒。

“是你?!”

還沒等宋汐胡謅,西側室門口秦雅領著四五個聚在一起的弟子趕了過來,看到宋汐便是一聲驚呼。

“你是那個斷袖!”

陡然成為焦點的宋汐:“……”

果然福無雙至,社死不單行。

不等宋汐盤算怎麽才能從正陽門和合歡宗兩門的人手底下偷溜出去,秦雅就拋出了橄欖枝。

“我是合歡宗秦雅,這位是正陽門邱道遠,我們這一路可以為你們提供庇護,你們要和我們一起走嗎?”

邱道遠抿唇,雖然略有不滿,但是在秦雅魅術的影響下,卻也並沒有出聲反駁。

秦雅頓了頓,壓下身後躁動不滿的兩宗門弟子,眼睛危險的眯了眯,“但相應的,你們的機遇所得要一部分歸我們所有。”

氣氛一時間有些劍拔弩張。

衛清懷蹙了蹙眉,這顯然是個沒法拒絕的霸王條款,而且難保遇到危險,他們會不會被扔出去當肉盾。

倘若是開闊地帶,他直接帶著小師妹逃命自然不是問題,但是地下墓穴空間過於狹小,他的實力發揮太有限。

他剛要開口說什麽,宋汐背在身後的手翻手取出一張禁言符迅速貼在了衛清懷後背上。

宋汐乖巧的笑了笑,不假思索的點頭,“好呀,我也看姐姐合眼緣得很。”

秦雅的態度在看到衛清懷的時候明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看自己的眼神充滿了探究和熱烈。

她的目標是自己。

雖然不知道葫蘆裏賣的是什麽藥,但是現在對方人多勢眾,不起衝突顯然對她和衛清懷來說是件好事。

確認合作,秦雅一改之前避之不及的態度,親親熱熱的朝著宋汐迎了上來。

那熱情的勁頭看的正陽門覬覦她的男弟子們一陣眼紅。

但想了想宋汐的性取向,他們倒也釋然了。

甚至躍躍欲試想爭取得到宋汐的青睞。

拿下這位好兄弟,說不定私下還能幫他們說說好話。

“我說弟弟,你這換的挺快啊。”秦雅壓低了聲音湊到宋汐耳邊,眼神偷瞄了下衛清懷。

“教兩招?”

如果說她地下集市看上的那個男人像是遺落俗世的神子,超然出塵,清新俊逸。

那眼前這個仙君就像是一輪月亮,溫文儒雅,生得一雙令她腿軟的含情眼。

個個極品。

秦雅眼饞的咂咂嘴,她魅術都沒拿下的男人居然被宋汐掰彎,還棄之如敝履,說換就給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