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你想玩點刺激的嗎(1 / 2)

另一邊。

謝越和葉忘憂已經通過傳訊符找到了對方。

“小師妹回你的訊息了嗎?”

謝越搖搖頭。

葉忘憂歎口氣,她跟謝越除了收到宋汐最開始發的一條定位後,就都和宋汐斷聯了。

傳訊符需要魔氣或者仙力維持使用,宋汐一直沒回複隻能說明兩個情況。

要麽她嘎了。

要麽她當下的環境並不方便她使用魔氣。

無論哪種,都不太樂觀。M..

至於傳訊符裏衛清懷發來的消息,焦急的兩個人看都沒看。

葉忘憂甚至順手設置了屏蔽。

聒噪的四師弟。

***

藥王墓的格局很奇怪。

與印象中的墓室結構不同,藥王墓東側室和西側室竟然挨著。

眾人都在尋找的主棺室不翼而飛。

如同鬼打牆一般,眾人西側室出發,經過了東側室竟然再次回到了西側室。

邱道遠手中重金求購的盜版地圖瞬間被他捏成飛灰,黑著臉下達命令,“正陽門弟子原地休整,繼續想辦法聯係其餘師弟師妹。”

他們逛了一圈,傳訊符也從未停止聯係,聚到一起的竟然還隻有最初的幾個人。

邱道遠和秦雅正在想辦法尋找出路。

“你確定大師兄和三師姐也進來了嗎?”衛清懷低聲問道。

如果謝越和葉忘憂在外麵,還尚可以用可能藥王墓和外界存在陣法屏蔽,兩人收不到他的消息。

但要是都在藥王墓可就說不過去了。

他們怎麽都不搭理他的。

衛清懷委屈,衛清懷沒處說。

“確定,我們一塊進來的。”宋汐毫無形象的坐在地上,有一搭沒一搭的按壓著腳下的土地。

撚著土質,宋汐微微失神。

她有一個大膽的猜測,但現在並沒有驗證機會。

“汐木道友。”無頭蒼蠅的邱道遠秦雅二人組最終將目光投向了宋汐。

“可以讓你的師兄把遁地鼠放出來往下挖一挖嗎?”

明明是疑問句,邱道遠說出來卻帶著不容置疑的味道。

宋汐抬眼瞥他一眼,明明什麽表情都沒有,邱道遠硬生生覺出幾分鄙夷。

“……”

“它受傷了,正在沉睡。”衛清懷淡淡的開口,連個眼神都沒丟給他這個罪魁禍首。

邱道遠理虧的閉了嘴。

他不得不承認,往常他看都不會多看一眼的遁地鼠,他現在簡直想燒高香給它供起來。

無頭蒼蠅秦雅再次將目光投向宋汐。

她看這人悠哉悠哉的勁兒,總覺得她有什麽發現或者辦法。

宋汐也確實沒讓她失望,上下嘴皮子一碰就蹦出來一句話。

“有沒有一種可能,我是說可能,我們現在還壓根不在藥王墓內?”

“???”

一句話,讓正陽門和合歡宗的眾弟子都轉頭看了過來。

“你開什麽玩笑?”開口的是她老熟人,邱道遠忠誠的小跟班,雲景澄。

“你說不是藥王墓那這是哪?”

他看這個汐木不爽很久了。

憑什麽一個大男人不用跟他們一塊找路,還跟合歡宗的漂亮妹妹們打成一片。

就憑他說自己是個斷袖嗎?!

他上他也行!

“問得好,那麽問題來了。”宋汐站沒站樣,坐沒坐樣,懶洋洋的靠在牆壁上。

“你怎麽證明這就是藥王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