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果然是花瓶(1 / 2)

“轟隆隆——”

眾人腳下的地麵突然震顫起來。

遁地鼠挖出來的坑裏,金烏青銅爐爐壁上雕刻的金烏一筆一筆逐漸鮮活,栩栩如生形態逼真,尖厲的鳳鳴聲響徹雲霄。

青銅外壁散發出金紅色的微光,仿佛有一層火焰在表麵流動,墓室內的溫度節節升高。

“藥王墓這是要塌方了嗎?”

“不是,是正式開啟。”宋汐冷靜道。

地麵晃動的更加厲害,腳下的土地越發鬆軟,仿佛被什麽東西融化了一般。

眾人齊齊色變,宋汐內心也忍不住暗罵。

她就知道,狗日的脫韁劇情早晚跑回來。

這不,原文中專門給邱道遠安排的英雄救美火海劇情不請自來。

她也才明白為什麽這場劇情無數修士死於非命了。

在有人強行破開了藥王墓外圍的入口後,他們這一批被圍困在東西側室的擅闖者們必會被藥王墓開啟時,衝灌進來的金烏火焰燒成飛灰。

溫度越來越高,他們腳下的土地也越發鬆軟,寸寸灼燒。

宋汐掏出一張防禦符貼在傀儡上,遠遠將它拋進了火焰裏。

撐不到五秒鍾,防禦符崩裂,傀儡直接熔成了流體。

“……”

眾人愣在了原地。

他們雖然不知道她扔進去的是什麽東西,但是防禦符都撐不過幾秒鍾。

肉體凡胎要是沾點火苗苗,估計直接灰飛煙滅。

“都愣著乾嘛!跑啊!”宋汐恨鐵不成鋼的朝著站崗不動的眾弟子喊道。

跑路不積極,思想有問題。

她直接掏出小飛椅和按摩用的那對爪子傀儡。

爪子太小抓不住衛清懷,隻能架在他的腋下,舉著他向上飛。

“……”

衛清懷視死如歸的閉上眼,這丟人又奇葩的造型。

要不還是把他殺了吧。

借著衛清懷的遮擋,宋汐手心放出一縷魔氣,直接坐著小飛椅衝上了直通地麵的甬道。

小飛椅剛飛上甬道,身後就傳來舒梓然鬼哭狼嚎的喊叫。

“啊啊啊啊啊!汐木兄弟救我!不!爸爸!爸爸救我!”

“我一個煉丹師我就會刨地我不會飛啊!救救我救救我!!”

喜提好大兒的宋汐:“……”

果然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她就是個勞碌命。

“吃顆閉氣丹。”

舒梓然指望著宋汐救自己,雖然疑惑但還是乖乖照做。

隨後他就眼睜睜看著宋汐單手扯下頭發上的紅色發帶,直接甩了過來栓在了自己脖子上。

然後他雙腳離地了。

“……”

他好歹是神農門親傳,這吊死鬼造型……

算了,活命要緊。

舒梓然有樣學樣,跟衛清懷同款安詳的閉上了眼。

隻要他閉眼閉的快,丟人就追不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