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果然是花瓶(2 / 2)





宋汐不再遲疑,上麵舉著一個

她也不想搞這麽丟人的造型,但是舒梓然不是自己人,她操控傀儡,傀儡上一定會有魔氣外溢,不想暴露身份就隻能把發帶拴在他雙眼看不見的位置。

“啊啊啊啊啊啊臥槽!你變態啊雲景澄!!你不要拽我褲子!”

宋汐操控三個傀儡還要抓著兩個加起來三百斤的選手,精神力本就很緊張。

被這聲尖叫嚇得精神一振,差點斷了和傀儡的鏈接,“舒梓然你狗叫什麽?!”

閉氣丹出聲就會失效,更何況是他這麽中氣十足的說話。

這蠢孩子是想被勒死嗎?

舒梓然一手提著褲子,一手扯著自己脖子上的發帶吱哇亂叫。

小飛椅速度很快,來到地麵上宋汐就趁著後麵的人還沒跟上來,迅速將傀儡收回了儲物袋,斷了魔氣控製。

轉身和衛清懷合力將可憐巴巴一隻手扒住甬道出口的舒梓然拉了上來。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宋汐忍了忍沒忍住,笑出了聲。

她還想著兩個人怎麽這麽沉,原來

隨後禦劍上來的邱道遠臉都綠了,四大仙門的天之驕子們在外向來呼風喚雨,何時丟過這麽大的臉。

邱道遠想都沒想,伸手就將死命拽著舒梓然褲子的雲景澄扒了下來。

舒梓然之前一陣亂踢,雲景澄怕摔下去,手抓得格外緊,一時間有些痙攣鬆不開手。

邱道遠這一扯,雲景澄直接將努力提著褲腰帶的舒梓然褲子拽碎了——

鮮豔的大紅色內褲奪人眼球。

舒梓然石化當場。

努力想要打破尷尬的雲景澄:“……本,本命年哈?”

剛踩著飛行符飛上來的秦雅瞠目結舌:“……沒想到你們,你們……”

修仙界的斷袖怎麽越來越多?!

合歡宗到底還有沒有前途了?!

“紅配綠,好搭配。”邱道遠瞥一眼試圖用自己大綠色宗門服飾遮一遮的舒梓然,中肯的開口。.

舒梓然:“……”你他媽不會雲別雲。

宋汐眼神複雜的看著光顧著圍觀舒梓然,完全想不起來自己失蹤的情妹妹的男主邱道遠。

忍不住心裏感慨,這蘇月言呀,終究是錯付了。

這劇情又崩的親媽都不認識了。

兩個人火海相依相偎生死一線的劇情就這麽變成了舒梓然紅內褲大賞。

宋汐挪到甬道出口,背對著眾人,手心燃起一絲魔氣,用傳訊符給謝越和葉忘憂發去了定位。

不管他們在東側室還是西側室,兩條甬道都能直達地麵。

這波鼠鼠立大功!

***

謝越腳踩飛行符,身上貼著疾風符,很快順著定位飛了上來。

第一時間略帶嫌棄的將肩上扛著的月白色東西“砰”的一聲扔在了地上。

“月言!!”邱道遠上前兩步,將地上昏迷的蘇月言攬了起來,抬眼冰冷的看著謝越,手中長劍陡然出鞘。

還不等邱道遠擺個帥氣的pose興師問罪,斷後剛飛上來的葉忘憂直接甩出一枚大鐵錘,將邱道遠手裏的長劍抽飛了。

“這就是你對你師妹救命恩人的態度?”







上一頁 書頁/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