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受虐是病得治(2 / 2)





個個極品。

秦雅眼饞的咂咂嘴,她魅術都沒拿下的男人居然被宋汐掰彎,還棄之如敝履,說換就給換了。

她是真的很想偷師兩招。

“……”

宋汐舔了下後槽牙,一時之間腦袋都有點卡殼了。

她料到了定是秦雅對她有所圖謀,但是這誤會屬實是大了。

但這不耽誤她就坡下驢。

“姐姐,實不相瞞,這也是在下的獨家功法,師父曾道外傳必遭天譴。”

宋汐大拇指和食指摩擦了摩擦,眼裏閃過一絲促狹,“我也想告訴姐姐,但是你看這……?”

秦雅臉色微微一沉。

若不是她覺得宗門魅術太過耗費心神,並且成功率並不是百分百,她也不至於把主意打到宋汐身上。

“姐姐,我也不多要,這一路我們合作,我和師兄所得機遇皆歸我們自己所有即可。”

秦雅思索片刻,便點頭同意了,眼神在宋汐臉上掃了一圈。

反正這一路上等她拿到功法,倘若這人不識抬舉,她也不介意把他元陽吸乾。

畢竟這小帥哥的臉還蠻對她的胃口。

“你怎麽跟之前不太一樣?”秦雅突然狐疑道。

之前地下集市這兄弟帥則帥矣,精神狀態可是讓她記憶猶新。

“……”

宋汐乾笑一聲,“這不投其所好嘛……他,他好那一口。”

身處另一個地方的謝越突然打了個噴嚏,莫名的揉了揉鼻子。

誰想他了?

***

宋汐和秦雅兩人長時間的嘀嘀咕咕終究是引起了邱道遠的好奇。

他不耐的摩擦著手裏的長劍,有些不悅的開口道,“你們在說什麽?”

秦雅一愣,她忙著取經了,差點忘了這條大魚。

眼看著邱道遠麵色越來越黑,她魅術都有些穩不下來了,秦雅下意識求助的看向宋汐。

她也想看看這人到底有沒有所謂的本事。

“我跟姐姐說話呢,你個大男人插什麽嘴?!”宋汐義正言辭先發製人。

“???”

作為正陽門的少門主,從來沒人敢和他這麽說話,邱道遠一時之間怔在了原地,嘴唇動了動不知道該說什麽。

“我都聽姐姐說了,姐姐那麽愛你,你還跟你門下小師妹不清不楚,真是不守男德!”

“男德……是什麽?”邱道遠已經忘了自己起初要問什麽,遲疑的開口問道。

“這你都不知道?”

宋汐挑眉,煞有介事的胡說八道,“你可給我聽好了,這男德經可是高級功法,功法口訣我隻講一遍。”

“男人不自愛,就像爛白菜,沒有媳婦愛,做人真失敗,守好男德,人人有責,要聽老婆的話,做永恒的乖男人,外麵的女人都很壞,隻有秦雅姐姐才是你的歸宿,懂了嗎?”

“默寫十遍,紋身上,明白了嗎?”

邱道遠一時之間被這一串話唬的cpu乾燒了,眉頭緊鎖陷入了沉思。

什麽意思?

正陽門的幾個男弟子聞言也議論紛紛。

宋汐長吐一口氣,不管聽沒聽進去,反正注意力是被忽悠到別的地方了。

秦雅驚疑不定的看向宋汐。

這都什麽東西?

“我怎麽沒太聽懂,這個修煉有門檻嗎?”她不懂,但聽起來很牛x的樣子,她想學。

宋汐高深莫測:“大道至簡,最厲害的攻擊方式往往隻需要最簡單的施法。”

“姐姐你保護好我們,這一路上我定然傾囊相授。”







上一頁 書頁/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