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自家靈獸跟人跑了(1 / 2)

宋汐在瞧著這靈獸像哈士奇之後,就格外注意那麵牆。

眼看著被他刨出一絲畫軸邊,她就三步並作兩步,使出吃奶得勁將興奮的哈士奇拖了回來。

“……四師兄,你能給它收回去不?”她要按不住了!!

在自家小師妹期待的眼神下,他轉了下契約戒,卻莫得反應,不由麵色訕訕的放下手。

宋汐:“???”

好不容易拿起了一點師兄尊嚴的衛清懷:“……”

“那個……它當時跟我簽的是平等契約,我沒有絕對的權利控製它的來去自由。”他僅有的權力就是什麽時候放出來是他說了算,但隻要他給它放出來,那就變成它想回戒指就回,不想回他也關不住它。

這也是他剛才很猶豫的原因。

因為上一次放出來這狗東西,他就在泥塘子瘋狂打滾好說歹說都勸不出來。

好不容易出來了還就想往他身上撲,被自己的靈獸追了十條街的黑曆史他再也不想溫習了。

衛清懷一般不願意和靈獸簽平等契約的,但奈何這隻靈獸太長在他的審美上了,結果一失足成千古恨。

宋汐舔了舔後槽牙,第一次想嚐嚐狗肉什麽味。

她也隻在劇情裏知道傳承卷軸這個法器,結不結實她還真不知道,萬一被哈士奇兩爪子刨壞了,她罪過可太大了。.

擔不起擔不起。

秦雅快魔怔了,她一直盯著宋汐的舉動,簡直恨不得宋汐撩個頭發她都模仿一下,見狀加快腳步走了上來,將牆壁後鑲嵌的卷軸抽了出來。

“謝謝。”宋汐鬆了口氣,撒開了手裏的哈士奇,順手掰開了狗嘴,將鬥智鬥勇時揪下來的狗毛塞了進去。

長得很像哈士奇的不知名靈獸:“……”

邱道遠望著這一幕,突然莫名覺得這極其順手的舉動似乎有點眼熟。

秦雅麵對宋汐的道謝卻微微一笑,捏著手裏的卷軸,上挑的丹鳳眼帶著一絲得逞之色,“這就不能算你所得的機遇了吧?”

“你要是能拿出秘境,我也敬你是條漢子。”宋汐挑挑眉,不以為意。

這是女主蘇月言的傳承,她本來也沒打算據為己有,家裏一個沈小白到底搶了蘇月言什麽資源她還沒搞明白,著實不想節外生枝。

秦雅要是真能將其占為己有,那她還真挺佩服的。

斥資給她燒炷香,祝她下輩子注意點避讓主角光環都行。

但這話落在秦雅耳朵裏,卻滿滿都是挑釁,她翻了個白眼,剛想將卷軸收進儲物袋,異變橫生。

泛著年代感的黃色卷軸從秦雅緊攥的手中輕而易舉的飛了出去,懸在了半空中緩緩展開,直到將整個地下狹小的牆壁都鋪滿。

古樸的卷軸表皮印漬斑斑,充滿了歲月謄寫的痕跡,展開的畫卷卻是筆筆精細,帶著浮雕般流動的質感。

沉睡百年的藥王傳承,在眾人的期待和驚歎中揭開了神秘的麵紗。

舒梓然不由得驚歎的伸手摸了摸,指尖觸及畫卷的瞬間,整幅畫從他的指尖徐徐變得生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