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一板磚(1 / 2)

“她能看到我們?”雲景澄一愣,忍不住低聲疑惑道。

女子見他們嘀嘀咕咕,疑心更重,麵色微微一冷,將李隱交到了身側的人手裏,提著長鞭走到了幾人麵前。

如今修仙界追捕各種邪修,動蕩不安,經常有魔修混入人群中搞破壞,這幾個人鬼鬼祟祟,不得不防。

宋汐進入角色嘎嘎快,當即乖巧笑了笑,作揖道:“我們三人仰慕青雲使風采已久,今日特來投奔。”

蘇長寧挑挑眉,如今青雲使確實缺人手,也在修仙界發出了召集令,請修士自願報名加入,但——

“抱歉,青雲使隻招收金丹期以上的修士。”蘇長寧淡淡的開口。

宋汐:“……”

曾經的行嗎??

她曾經也黑化強十分,是個金丹期來著。

雲景澄也反應過來,他們進入的是藥王的傳承卷軸,既然可以跟曾經的人們互動,那肯定要想辦法和藥王掛上鉤。

如今帶著藥王的青雲使就在眼前,自然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雲景澄也學著宋汐行了一禮,“我是一名金丹前期煉丹師,還請青雲使能收下我。”

舒梓然自來熟,妥妥的社交恐怖分子,介紹完自己更是直接拉過宋汐推銷道,“使者大人,錯過這村還有這店,您別看我兄弟隻有築基期,但是他是個罕見的傀儡師,手段很多,一定會對您有用的,您再看看?”

蘇長寧認真思索片刻後,從儲物袋取出一塊板磚,抬手就往雲景澄腦門上拍了過去。

“???”

“使使使使使者大人??”

雲景澄被嚇得連連退後好幾步,他就是表示一下想加入的意願,就算不同意他加入他也罪不至死吧??

蘇長寧見狀瞬間握緊了長鞭,“啪”的一聲甩了出去,精準的纏在了雲景澄腰間,將他整個人扯了過去。

一瞬間散發出來的威壓竟然令雲景澄動彈不得。

“竟然是元嬰期?”

舒梓然一驚,拉了一手毫無防備差點被威壓壓的坐在地上的宋汐。

蘇長寧沒有理會,也沒廢話,直接一板磚狠狠地招呼在雲景澄頭上。

奇怪的一幕發生了,並沒有想象中鮮血四濺的情況發生,板磚在接觸雲景澄天靈蓋的一瞬間,直接吸附出了一縷靈氣,在板磚內流竄後消散。

蘇長寧疑惑的輕咦一聲,麵色不善的看向雲景澄,有些不解,“竟然不是魔修?那你躲什麽躲?”

“行吧,你通過了。”蘇長寧歎口氣,語氣有些勉勉強強。

青雲使要不是缺人,她真不想收這麽個金尊玉貴的大慫包。

“……”

雲景澄欲哭無淚,他也不知道這東西是乾嘛的啊?!辣麽大一塊板磚結結實實的照他腦袋就呼了下來,他都要被開瓢了他能不害怕嗎?!

“你來!”蘇長寧放開雲景澄,將鞭子重新纏回腰間,指向舒梓然。

一板磚下去仍然沒有任何問題,輪到宋汐的時候,她心中微微一沉。

另外兩個人都是根正苗紅的煉丹師,必然毫無問題,但她不一樣,她雖然在眾人麵前是個傀儡師,但她本質上是個如假包換的魔修。

這傳承卷軸直接穿回了大肆抵製魔修,見到魔修無差別擊殺的時代本就對她極其不友好,這個測試是不是魔修的板磚法器的出現,就更令她棘手了。

宋汐心中千回百轉,麵上卻毫不露怯,坦坦蕩蕩的站在蘇長寧麵前,精神力湧出,悄悄在自己的頭頂形成了一道無形的屏障。

蘇長寧照舊一板磚拍了下來,宋汐眼看著一道精神力被吸入板磚內,就裝模作樣作了個揖退後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