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我承認之前說話太大聲了(1 / 2)

卷軸外的人正忿忿不平還不敢吱聲,內心瘋狂罵娘的時候,宋汐已經翻完一遍合上了書。..

她小心翼翼的將這本《五年認藥三年煉丹》倒扣著放在了地上。

別問。

問就是這名字她一眼都不想再看。

李隱正在用自己的煉丹爐煉製療傷的丹藥,聽到動靜抬頭好奇的看了過來。

他剛才也看到了這孩子瘋狂翻書的動作,但他沒有出聲製止。

他向來不看重過程,隻看重結果,各有各的的學習方式,雖然她剛剛要把書頁扯下來的架勢很不像是在學習。

在他看來,不管宋汐用什麽辦法,隻要最終背下藥材基礎知識,能將藥架子上的東西分門別類就行。

站到藥架子前的宋汐已經有所動作,不僅點兵點將一般迅速辨認出每個藥架子上的各色丹藥和草藥,還毫無差錯的將其分別按照藥效,藥用和品質等屬性仔細的分放。

整個過程隻用了不到十分鍾。

“???”

梁元沛難以置信的湊到了卷軸前,抬手剛想指著宋汐說話,指尖點到卷軸,整個人再度彈飛了出去。

躺在地上的梁元沛生無可戀,心裏有一萬頭草泥馬呼嘯而過。

沒有人有空搭理他。

先前圍觀在卷軸前吐槽宋汐不中用的眾人鴉雀無聲,大腦宕機,實在是難以置信。

半晌,才有人喃喃道。

“……他一定不是第一次接觸藥材知識的吧?不是吧不是吧?”

“應該是有一定基礎,不然那麽厚一本書……讀也要讀個十天半個月吧?”

“我都背下來過,但是也做不到這麽嫻熟,知識點太細了……”

“他不會是瞎分的吧?”

“我承認我之前說話太大聲了,這哥別的不說,記憶力是真牛逼。”

“……”

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宋汐早已經洗乾淨手上的泥汙,重新站在了藥王李隱麵前匯報藥材情況。

“師父,藥材和丹藥已經全部整理完畢,其中白芍46個,葛根23個,脆蛇65個,鬱金41……”宋汐語速不疾不徐,甚至恬不知恥喊了聲師父。

蘇月言麵色沉冷,顧不得手上正在煉製的丹藥,抬眼看向宋汐。

卷軸外,一貫看不上宋汐的梁元沛重新爬回了卷軸前,一邊揉著屁股一邊驚呼,“我的爹呀太神了吧?整理一遍就連數量都記住了?”

“別瞎認爹。”衛清懷幽靈一般遊蕩到梁元沛身後就是一個大脖溜子。

“……”

饒是就在現場的李隱也一愣,忽略了稱呼問題,忍不住問道,“你之前通篇背誦過藥材基礎知識嗎?”

宋汐乖巧搖頭:“不曾。”

“那你……”李隱語塞,最終輕輕歎口氣,“可惜了,你是個傀儡師,不然真想讓你試試煉丹。”

傀儡師奇經八脈不通,沒有靈氣這是不爭的事實。

而沒有靈氣不能煉丹,也是毋庸置疑。

他話音剛落,煉丹爐那邊就傳來“砰——”的一聲。

蘇月言炸爐了。

“臥槽?蘇月言你煉丹不控火的?”

熾熱的火浪震蕩,差點將在她旁邊煉丹的雲景澄和舒梓然也帶炸爐。

李隱揮手一道靈氣彈射進煉丹爐,這才將火勢穩定下來,溫和的開口,“你煉丹天賦不錯,心態卻略有些焦躁,控製火候上差了三分力道。”

眾人都看了過去,蘇月言的額發都被烤出了卷,舒梓然一不小心笑出了聲。

蘇月言一時之間有些下不來台,低垂的眼中閃過一絲忌恨,冷冷的開口道,“在下受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