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這家沒她得散(1 / 2)

護城河邊。

十分鍾前。

“既然是我喊你倆出來吃東西!我先來!”舒梓然大義凜然,以插秧的標準姿勢舉著佩劍對著河麵狠狠插了下去。

護城河邊。

十分鍾後。

“你到底行不行啊細狗?”

宋汐狠狠唾棄有著剖腹自儘的氣勢,卻半天沒插上來一條魚的舒梓然。

舒梓然努力挽尊:“……一定是這河裏沒魚。”

他師弟總帶他招貓逗狗摸魚吃,他看他每次都一紮一個準的啊?!

怎麽到他身上就不一樣了?

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

雲景澄把不死心的舒梓然扒拉到一邊:“睜眼說瞎話,看我的。”

雲景澄自信的掏出自己的煉丹爐,舉著變得一口鍋大小的煉丹爐就狠狠舀了一大爐子水。

清澈而又沒有魚的一大爐子水。

這位愚蠢的正陽門親傳弟子不信邪,將水倒了回去,重新舀了一鍋。

如此反複。

最有成就感的就是有一鍋舀上來一根草。

雲景澄:“……”

舒梓然:“……”

宋汐:“……”虧得她還認真期待了一下。

雲景澄努力狡辯:“我附議!一定是這河裏沒有魚。”

宋汐挑挑眉,不置可否。

在她精神力覆蓋下,這河裏的魚都快泛濫了,這倆人忙乎半天一條沒抓到也是本事。

果然這家沒她得散。

擼了擼袖子,拔出舒梓然腰間的佩劍“唰”的一聲快速插進了水裏。

“撲通通——”

一劍串了五條魚,宋汐挽了個帥氣的劍花,將魚扔到了岸上。

宋汐挑眉嘚瑟:“這叫人不行別怪路不……”

“啊啊啊啊啊有鬼!快通報將軍去請青雲使!又鬨鬼了又鬨鬼了!!”

宋汐還沒說完話,就聽到城牆上站夜崗的士兵突然撕心裂肺的呼喊起來。

聲音震耳欲聾,隔著遠遠一條護城河,都清晰的傳到了眾人耳朵裏。

“???”

“說的不是我們吧?”雲景澄不解,四下瞧了瞧。

但他也沒感覺到還有別人的氣息啊。

“你說呢?”宋汐乜他一眼,將耳朵上的順風耳法器摘了下來扣到雲景澄耳朵上。

城牆上士兵們的匯報聲嘰嘰呱呱的傳了過來。

“將軍,護城河剛剛有異動。”

“先是那個河莫名其妙起水花,屬下以為是河中的魚兒,但緊接著好幾股大水流憑空從空中就往下落!絕非人力可以辦到!”

“剛剛……剛剛更是仿佛有利器插入其中,幾條魚就被甩了出去,非常血腥!”士兵的聲音越來越顫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