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我的狗看上你了(1 / 2)

次日。

卷軸外。

“快醒醒,有畫麵了!”

“這麽早?”

“又開始播了?來了來了。”

互相叫醒之後,眾人重新圍坐在卷軸前,看到的第一眼就開始懷疑人生。

兩塊卷軸都在播放畫麵。

一麵是三個人勤勤懇懇的圍著煉丹爐煉丹藥,一麵是宋汐和雲景澄躺在營帳呼呼睡大覺。

“???”

“藥王的指導機會多難得啊?他們就在這睡覺?”

“雲景澄你倒是支棱起來啊!”

“cue宋汐乾嘛?他又不會煉丹。”

“……說的倒也是。”

“所以說傳承卷軸卷他進去就是浪費資源!”一名散修煉丹師不滿的謾罵傳承卷軸。

讓他們這些貨真價實的煉丹師進去不好嗎?

邱道遠黑著臉,隻覺得這個懶惰的師弟丟儘了他的臉,二話不說掏出傳訊石瘋狂轟炸。

雲景澄被儲物袋裏瘋狂震動的傳訊石吵醒後,他看睡得嘎嘎香的宋汐非常不滿,索性也將她薅了起來。

被強製開機坐了起來的宋汐整個人都有些發懵。

雞還沒打鳴,這些人就都開卷了嗎?

她不理解,但她大為震驚。

知道現在傳承卷軸已經開始播放著畫麵的雲景澄沒敢大聲說話,湊到了宋汐耳邊,掐著氣音小聲逼逼。

“恩公,你怎麽還睡得著的?”

有人惦記著要他命呢,他怎麽還能呼呼大睡?!

“???”

宋汐半夢半醒聽成了雲景澄叫她“老公”,渾身一個激靈,當時人就清醒了,一個箭步竄了出去,警惕的看著雲景澄。

雲景澄一臉莫名,“恩公,你不會忘了這件事吧?”

聽清了雲景澄叫她什麽,宋汐摸了摸差點嚇出病的心臟:“叫我名,別叫我恩公,聽起來……怪怪的。”

“那宋兄?”雲景澄學著舒梓然的叫法。

“行。”

別叫恩公啥都行。

“所以你打算咋辦啊恩……宋兄。”雲景澄撓撓頭,絲毫沒在宋汐身上感受到有人想取他狗命的緊迫感。

這就是皇上不急太監急嗎?!

“涼拌。”宋汐冷靜道。

昨天從小樹林子回來,她就讓兩個人給她保密這件事情,免得打草驚蛇。

重閩這個名號她倒是聽過,不僅不是什麽好東西,還是以一己之力將整個行業拖下水的罪魁禍首。

要說魔修是因為修煉到後期會發瘋被視作邪修趕儘殺絕,那蠱修會被一同打作邪修完全是這位大哥一個人的功勞。

本來各種蠱蟲作用不一,種類繁多,甚至有的蠱蟲在此前被用作治病、刑訊吐真等,但是這位重閩蠱修不走尋常路,什麽惡心什麽邪門他養什麽。

自從有人聘他買凶殺人之後,更是把殺人放火當做一門生意和喜好。

妥妥一個徹頭徹尾的純變態。

雖然不知道為什麽蘇月言恨到了自己頭上,甚至不惜代價想要ko自己,但是蠱修手段雖詭異卻很單一,重閩想要悄無聲息的除掉她,無非是下蠱這一條路。

青雲使戒備森嚴,高手無數,他想動手大概率隻能等到她出任務,落單的時候。

畢竟他隻是追求刺激,而不是一心求死。

這段劇情她也沒有上帝視角,從她踏入藥王墓開始就扭曲了。

所以現在,她急也沒用。

“走吧,去煉丹。”宋汐哥倆好的搭上雲景澄的肩膀,推著他往李隱的營帳走。

整理完當天要用的藥材,她就直奔蘇長寧的主帳,請求見一麵,昨天四師兄叮囑她把靈獸領回來的事她得抓緊點。

她很擔心她去晚了,這傻狗作天作地讓人給燉了。

剛踏入主帳,她還沒說話,就看見了被五花大綁捆在柱子上的不知名三條尾巴靈獸,不遠處還烤著一簇火堆。.

四目相對——

“……”

“嗚嗷嗷嗷嗷嗷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