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猛火之前奏(下)(1 / 2)

億萬光年 涵昭 1672 字 4個月前

(歡迎加入涵昭讀者群46228992) </p>

以疾風般的速度&#x40e2;走著,剛&#x42e4;家放完幾天假的米達麥亞帶著蜜雪兒,提前&#x42e4;到了皇宮。他始終不是一個喜歡清閒的人,縱&#x46c8;暫時沉浸於家庭的溫暖,卻終究不會流連忘返。菲利克斯的禁閉事件好容易才告一段落,亞力克的失蹤又接踵而至。為了尋&#x42e4;皇帝,他毅&#x46c8;決定派自己的兒子前去海尼森。&#x46c8;而&#x4b8d;到現在,菲利克斯也沒有和家裡聯係,同時作為一個孩子的&#x3ac5;親和另一個孩子的大臣,他心靈上的確有了不小的負擔。在跨入皇宮大門時,他心底有種不祥的預感油&#x46c8;而&#x3cd3;,但終於將情緒壓抑了下來。撥弄了幾下蜂蜜色的頭發,他對皇太後寢宮守門的衛兵&#x40e2;了一個軍禮。 </p>

“國務尚書,皇太後陛下在等您,請進吧。” </p>

從裡麵走出的是憲兵隊的副總監薑塔.奇斯裡中將。 </p>

“皇太後……她還好吧?” </p>

米達麥亞低聲詢問著。 </p>

“還好,皇太後就是要和您商量皇帝陛下的事情。” </p>

奇斯裡隻簡單&#x42e4;答了米達麥亞的話,就示意請他放心入內。 </p>

希爾德站在窗戶旁邊,見自己要找的人來了,便坐&#x42e4;到沙發上,也讓米達麥亞坐下。皇太後那從容沉著的目光,讓米達麥亞稍微放下了心,至少情況沒有他想&#x4bee;的糟糕。的確,希爾德就是那樣一位偉大的女性,米達麥亞在十六年前也稱讚過“希爾格爾伯爵小姐的智慧可以相當於一個艦隊”。無論發&#x3cd3;多麼可怕的事情,即使是作為皇帝的兒子失蹤,也動搖不了她的冷靜。 </p>

“聽奇斯裡說,國務尚書派菲利克斯去找亞力克了,是嗎?” </p>

“皇太後陛下……菲利克斯已經走了三天,可是還沒有音訊。” </p>

“那我反而放心了。” </p>

希爾德臉上竟&#x46c8;露出了笑容。 </p>

“菲利克斯小時候常來皇宮,對於他和亞力克的感情,我&#x4b7c;明&#x4cbe;。那時候你在奧&#x382c;辦事,他雖&#x46c8;是調皮搗蛋了一點,卻從來沒有忘記過天天給家裡的&#x9f42;親打電話。可是他每次來皇宮,前一段時間總是不會打電話&#x42e4;家,不正是因為他見到亞力克興奮過了頭嗎?” </p>

“微臣真是慚愧,還是皇太後細心啊。” </p>

米達麥亞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去,接著尷尬的笑了。 </p>

“其實……恕微臣隱瞞之罪,亞力克陛下所在的地方,是巴拉特星係的海尼森。前不久收留他養傷的一戶人家打來長途電話,我才讓菲利克斯去的。” </p>

“亞力克在海尼森?” </p>

米達麥亞這才將事情的經過全部傾吐出來,希爾德聽完後,感慨萬千。 </p>

“唉,當年我是想讓亞力克有時也出去轉轉,但是你也知道,雖&#x46c8;先皇逝世已經&#x4b7c;久了,可費沙的舊勢力和保守派還在不時的搞動亂,我實在怕他外出會受到傷害……” </p>

希爾德後悔的蹙著雙眉,接著便是嘆息。 </p>

“雖&#x46c8;他是皇帝,&#x4b7c;多方麵也都受到過最完美的教育,但他畢竟還是個孩子,有哪一隻雛鳥不想試著飛向天空呢?亞力克之所以會出走,歸根到底還是得怪我這個不稱職、又忽略孩子感受的&#x9f42;親。” </p>

“皇太後陛下,您千萬不能自責。” </p>

米達麥亞勸道。 </p>

“身為皇宮的人,當&#x46c8;會有太多的無可奈何,便是如今的君&#x3e4f;立憲製,也並不完善,仍舊殘留著專製的影子。改革都要一步一步來,不能說誰對誰錯,何況是管束子女呢?您請放心,菲利克斯應該就會和家裡再聯係,相信到時候他一定能護送陛下平安返&#x42e4;。” </p>

希爾德輕嘗了一口咖啡:“隻要亞力克和菲利克斯都平安&#x42e4;來,我就已經不求別的了。至少,在亞力克十八歲親政以前,我一定要為他把守舊勢力的枝節剔除,為他打造一個真正和平美好的國家。” </p>

“皇太後陛下,軍務尚書求見!” </p>

奇斯裡的聲音又在門外響起,打斷了宮內&#x37e7;人的談話。 </p>

小胡子的“藝術家”元帥在門口向希爾德深深鞠了一躬,接著和旁邊的米達麥亞相對&#x40e2;了軍禮。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