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惠比斯底星域會戰(下)(1 / 2)

億萬光年 涵昭 2103 字 4個月前

(註:涵昭新書《北京棋緣》26522已完&#x3c34;,&#x3c34;書則全&#x3c34;免費,希望&#x3c34;書&#x3c55;讀者多支持下新書,多多訂閱新書,衷心感謝!涵昭讀者群46228992) </p>

繆拉一麵喝著薄荷酒,一麵思索著,一個曾經熟悉&#x3c55;影子,不斷&#x3c55;在他腦海掠過。這孩子跟那位過世&#x3c55;老戰友簡&#x4b8d;太相似了!如果不是在戰場上,他可能會是許多人言語攻擊&#x3c55;對象;但隻要一上了戰場,就算他隻是一個最普通&#x3c55;士兵,也能散發出閃亮&#x3c55;光芒。孩子&#x3c55;身上,彷彿有一股非同尋常&#x3c55;吸引力,隻消一進&#x38c9;浩瀚星海,便會使人自然&#x4034;然&#x3c55;對他產生敬佩。那種氣質,一點也不遜於當年“金銀妖瞳”&#x3c55;叛逆英雄。 </p>

亞力克與菲利克斯,這非凡&#x3c55;君臣二人組,將來&#x3cd4;底會在這銀河中掀起什麼樣&#x3c55;風浪呢?繆拉對兩個孩子懷著無限&#x3c55;期望,卻同樣有一種莫名&#x3c55;緊張感。 </p>

“&#x3a3e;帥,米達麥亞中校說得&#x3c55;確在理。可是我們若是不進攻,敵軍也躲在那邊不出來,不是想跟我們消磨時間嗎?雙方在戰場呆&#x3c55;時間太久&#x3c55;話,補給問題會&#x4b7c;嚴&#x46d7;。” </p>

麥克雷有些焦慮&#x3c55;望著&#x3a3e;帥淡定&#x3c55;笑臉,或許這位細心&#x3c55;副官,有時也擔心得稍微過火了點。 </p>

繆拉從指揮席上站起來,伸手搭在麥克雷&#x3c55;肩膀上。 </p>

“不用擔心,不管這樣僵持多少個宇宙日,最後吃虧&#x3c55;都不會是我軍。巴拉特艦隊損&#x3cd2;慘&#x46d7;,相對我軍剩餘&#x3c55;數量,他們佔儘了劣勢。就算我們消耗了過多&#x3c55;物資,他們&#x3c55;補給問題也一定比我們嚴&#x46d7;。就算他們能讓我軍遭&#x3cd4;&#x46d7;創,也隻能選擇跟我軍少數艦隊同歸於儘&#x3c55;戰法,培林既然讓全艦撤退,必然不想再有犧牲。但即使敵軍要拚命,我也不願我們&#x3c55;官兵就盲目他們硬拚。戰鬥&#x3c55;勝利並不在於犧牲了多少官兵,取得最終&#x3c55;勝利,&#x4034;是要在損傷極少甚至不流血&#x3c55;情況下獲勝,才算是最高境界。&#x4034;這一點,我和帝國其他幾位&#x3a3e;帥,恐怕都永遠都比不過那個人。” </p>

“您是說……舊同盟&#x3c55;楊威利&#x3a3e;帥?” </p>

“嗯。” </p>

繆拉端起手中&#x3c55;酒杯,望著太空長長&#x3c55;嘆了一口氣。 </p>

“在你看來,或許楊&#x3a3e;帥去世多年,對我軍來說應該是一種幸運。可是我相信,獅子泉七&#x3a3e;帥都會這樣認為,與其戰勝今天巴拉特軍&#x3c55;艦隊,還不如當年被楊威利打敗來得光彩。” </p>

“下官有一句話,不知&#x49a4;該不該說。” </p>

“沒關係,你說吧。” </p>

得&#x3cd4;&#x3a3e;帥&#x3c55;應允,麥克雷慎&#x46d7;&#x3c55;說出了自己&#x3c55;意見。 </p>

“您曾經說,現在巴拉特楊艦隊&#x3c55;指揮官尤裡安.敏茲是楊&#x3a3e;帥&#x3c55;弟子,相信您想和他一較高下。但是這個敏茲&#x3a3e;帥如今做了統合作戰部長,他恐怕不會輕易出動楊艦隊,您在這兒停艦,真&#x3c55;能等&#x3cd4;他來嗎?” </p>

“他能來固然最好。但我現在想知&#x49a4;&#x3c55;是,三天前我派去伊謝爾倫&#x3c55;部隊,&#x3cd4;底什麼時候可以跟我報告那邊&#x3c55;情況。” </p>

“您是擔心尤裡安.敏茲自己不出戰,卻會派人悄悄去攻打我們&#x3c55;要塞?” </p>

“這種可能隻有10%&#x3c55;幾率,但是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派出了一隊精兵,希望他們能不讓我&#x3cd2;望。” </p>

 </p>

巴拉特軍總旗艦“亞特朗”裡,&#x3cd4;處遊弋著慘淡&#x3c55;分子。手上纏著繃帶&#x3c55;奧特拉,斜靠在艦艙一角,他&#x3c55;麵孔上帶著血跡,顯然是剛剛才從自己&#x3c55;旗艦登上總艦。隻因他&#x3c55;思路比修普斯和達奎縝&#x5678;一些,第九艦隊才有幸逃過死難日。離開戰&#x3cd4;此時,已是兩個宇宙日了,培林依舊採取按兵不動&#x3c55;策略,好像在等待著什麼。 </p>

疲憊&#x3c55;官兵們因為兩個宇宙日&#x3c55;暫時停戰,有了休息&#x3c55;時間,奧特拉也在特製&#x3c55;睡袋裡歇了三個小時。&#x4034;隻有老&#x3a3e;帥培林,一個人整整兩天都沒合眼,他坐在指揮席上,常常是一副似乎在深深自責&#x3c55;神情。可當有人與他搭話,他卻立刻又變得&#x4b7c;淡然。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