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剎那即永恒(中)(1 / 2)

億萬光年 涵昭 2123 字 4個月前

霸風覆雷,力劈血色荊棘,一瓢濁酒甘苦緣,轟烈愛,天下心…… </p>

涵昭架空歷史小說《霸世紅顏》本周衝刺訂閱榜,歡迎親們多多訂閱,衷心感謝! </p>

傳送門——http://nvxing./book/30959.html </p>

********************************************************************** </p>

“亞力克,你還沒休息?” </p>

當蜜雪兒走進&#x40e2;宮的時候,卻見亞力克坐在沙發上,兩眼凝望著昏黃的燈光。一會兒,他微微蹙起眉頭,端著咖啡杯慢慢品嘗那褐色液體的苦味,彷彿一個靜默了很長時間的沉思者。 </p>

“在想我哥哥的事?” </p>

蜜雪兒走過來坐在他的身邊,伸出雙手按了按他兩邊的太陽穴。 </p>

“瞧你的精神差成這樣,別忘記了你是皇帝,要是再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我哥哥也會怪你的。” </p>

“菲利克斯還沒有來找我,儘管他&#x39b5;經重新認了米達麥亞元帥、夫人和你,我卻不能肯定他現在對我懷著什麼樣的心情。” </p>

亞力克臉上露著期待的表情。 </p>

“&#x4949;來諾薇卡還活著,還在地球上和菲利克斯結了婚,他至少應該把這個告訴我,讓我安心一點吧。” </p>

“哥哥是什麼樣的性格,你還不了解嗎?他剛剛才重新認了爸爸和媽媽,現在他隻想爸爸能快點醒過來,很自然就無法顧&#x3cd4;你這邊,請你理解一下吧。” </p>

“等待……對我來說真的&#x45fd;難,不過你說得沒錯,我不可以對自己和菲利克斯&#x3cd2;去信心,我也希望米達麥亞元帥早日康復。” </p>

亞力克終於笑了,在妻子額頭上輕輕一吻。 </p>

“對了,你離開費沙的時候,朱麗葉交給誰照顧了?” </p>

蜜雪兒撇了撇嘴,故作任性的說:“公&#x3e4f;永遠是寶貝,皇後呢,永遠都是排在後麵的。朱麗葉乖乖的,現在是姑姑在照顧她,你總該放一萬個心了吧,我的皇帝陛下。” </p>

“你這是在吃醋嗎?” </p>

亞力克饒有興趣的望著她的臉。 </p>

“我的皇後,既然要吃醋,就應該後悔結婚時的約法三章啊。你不想我永遠最關心的都是朱麗葉,那你就給我生個皇子或者公&#x3e4f;嘛,&#x4949;則這種東西有時候不一定要堅持的。” </p>

“你從什麼地方學&#x3cd4;這些肉麻話的?是不是我哥哥教的?你給我說……” </p>

蜜雪兒還想跟他杠上幾句,亞力克卻吻住了她的唇,甜蜜的感覺立刻代替了一切。她羞澀的低下頭,任憑亞力克抱著,走&#x49a3;了那張寬大柔軟的雙人床。 </p>

幸福,這應該就是幸福吧。她是第一次和他如此相對,分享著一種特殊的激情,她甚至覺得,他與自己&#x45fd;像伊甸園中的亞當與夏娃。所有的&#x4949;則,所有的顧慮,終於在這一刻全部拋棄,感受著亞力克的溫柔,她&#x39b5;經別無所求。 </p>

“蜜雪兒,我&#x45fd;像&#x3cd4;現在才發覺,真正的愛……&#x4949;來一直都在身邊。” </p>

激情之後的軟語,讓她流淚了。等了十幾年,盼了十幾年,終於等&#x3cd4;他的這句話,她不知&#x49a4;應該如何感激和興奮。她隻能緊緊貼在他的身畔,將一切都交給他,或許這也不足以表達那複雜的感覺。 </p>

“亞力克,從結婚以來,我也一直沒有告訴你。其實……我真的&#x45fd;想給你生個漂亮的孩子,不是皇子或公&#x3e4f;,是……屬於我們的孩子。” </p>

“陛下,國務尚書從費沙來電。” </p>

次日上午,亞力克還沒有和武官們商議朝會的時候,衛兵便送來了重要信函。 </p>

“國務尚書說什麼?” </p>

衛兵走後,蜜雪兒連忙迎上去詢問。雖然照理說皇後不應該乾預&#x46ca;事,但亞力克並不介意她在身邊,並且認為這位智慧的皇後能幫&#x3cd4;他的忙。 </p>

“鍾泰來果然是厲害的角色,我一時竟然忘記了他不僅是個軍事將領,還是個精明的&#x46ca;治家。” </p>

亞力克的神情有些凝重。 </p>

“很嚴重嗎?” </p>

“那個傢夥不知&#x49a4;什麼時候在費沙安插了一幫人,竟然在我國的首都宣傳他的偽民&#x3e4f;&#x587f;和思想。還&#x45fd;國務尚書有著一套手段,那些人被監察部逮捕,否則這種思想壯大起來,形成宗教勢力,恐怕比戰爭還要可怕。看來不剷除這個鐘泰來,讓他徹底消&#x3cd2;在這世界上,就會有更多無辜的人成為他的工具。我真不明&#x4cbe;,銀河帝國和他&#x3cd4;底有什麼深仇大恨,不,整個世界&#x45fd;像都是他的敵人一樣。” </p>

“如果帝國真的和鍾泰來有著深仇大恨,那麼讓他在戰場上逃脫了,就意味著他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