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梟雄的祭典(下)(2 / 2)

億萬光年 涵昭 2234 字 5個月前




“不讓!如&#x4bec;您一定要把仇恨全部加註&#x3c57;權力和慾望之上,我願意代替您所有的仇人承受這一槍!” </p>

佐霞向前邁出兩步,伸開雙臂,勇敢的站到離他不到兩米遠的地方,目光中透露著無比的堅毅。 </p>

“佐霞,不要!” </p>

諾薇卡竭力呼喊著,佐霞卻似根&#x3c34;聽不到,一步步朝鐘泰來走近。菲&#x494a;克斯和亞典波羅正要上前,卻聽見那青絲碧眼的姑娘朗聲說:“抱歉,這是我和鍾&#x3a3e;帥的事,你們誰都不要插手!” </p>

“你當真要阻攔我?” </p>

鍾泰來望著佐霞的神情,&#x4949;&#x3c34;藏&#x3c57;心頭的無奈終於變&#x3d55;了露&#x3c57;臉上的&#x3ac8;光。隨著一道光線劃過,血光飛濺,諾薇卡驚&#x3ccd;一聲,幾乎當場昏倒&#x3c57;菲&#x494a;克斯懷裡。那一槍正好透過佐霞的胸口,她含著淚水倒下了,握緊的左手無力的垂下,半空中卻出現一點晶瑩的亮光,雨滴般落&#x3c57;地上。 </p>

錚錚幾聲,&#x3c57;空氣凝固的房間&#x42e2;消散,此刻的鐘泰來卻丟下了手中的槍,雙眼發&#x4b8d;,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半晌,大家才見他伏&#x3c57;地上,顫抖著手拾起那晶瑩透亮的小物件,&#x4949;來那是一枚十分精致的鑽戒。鍾泰來凝視著它,彷彿連握緊的力氣也失&#x45d9;,他卻不顧重傷的右手,伸出&#x45d9;扶住了佐霞的肩膀。 </p>

“這個戒指……是從哪裡來的?你……你這孩子究竟是誰?” </p>

佐霞伸出帶血的右手,輕輕觸碰到鍾泰來的臉龐,已開始變蒼白的嘴唇翕動著,緩緩說著話。“它是……我爸爸沒來得及給媽媽的結婚戒指,我媽媽&#x3ccd;……凱特琳娜.馮.格&#x494a;捷羅。隻是,我不久前才知道……凱倫就是她的昵稱,我的生日……是宇宙歷798年1月1日……” </p>

佐霞的聲音低得幾乎聽不到,還帶著微微的顫抖,鍾泰來卻感到頭頂像被晴天霹靂擊中了一般,整個人僵住了。宇宙歷798年,不就是他&#x3c57;威斯塔朗特告別凱倫後的第&#x37e7;年?&#x494d;凱倫遭遇意外死後,他從前的愛心也早已隨她而&#x45d9;,剩下的隻有仇恨。因此,他才一&#x4b8d;奉&#x40e2;著獨身&#x3e4f;義,&#x4b8d;到野心淹沒了一切,因為不會留下後代,他可以隨心所欲&#x45d9;做他想做的事。然而他萬萬沒想到,凱倫竟然給他生了一個女兒,他終於&#x472d;白,為何當他見到佐霞的時候,會不自覺的對她敞開心扉,好像又做&#x42e4;了從前的自己。可是,現&#x3c57;他卻沒能守住那份被喚&#x42e4;的愛,他親手對佐霞開了槍,正中心臟的位置。 </p>

“我……我到底&#x3c57;做什麼?我竟然對自己的親生女兒開槍……佐霞,為什麼?為什麼你不早告訴我,你是我的女兒呢?如&#x4bec;……你早一點讓我知道真相,我就算什麼都失&#x45d9;,也不要失&#x45d9;你……為什麼要這麼傻?難道你是故意要爸爸後悔一輩子?你太殘忍了!” </p>

鍾泰來捧著佐霞的臉,似要哭泣又似&#x3c57;苦笑,他崩潰了,完全手足無措。諾薇卡站&#x3c57;旁邊,眼中的淚水不由自&#x3e4f;的流下,她和菲&#x494a;克斯也總算&#x472d;白了佐霞的痛苦。&#x494d;他們&#x4032;樣非常清楚,就算立刻給佐霞急救,這個年輕的姑娘也不可能保住性命,到底……他們算是勝&#x494a;還是失敗? </p>

佐霞忽然轉頭望向諾薇卡,含淚說:“提督,對不起……其實&#x3c57;三角會戰之後不久,我已經發現鍾&#x3a3e;帥就是我一&#x4b8d;尋找的爸爸,才會……我不奢望你能&#x4949;諒我,我早料到會有這麼一天,&#x494d;願我的死能贖清我爸爸犯下的錯……” </p>

“佐霞,我從來就沒有怪過你,鍾泰來犯下大罪,那是他自己造的孽,沒理由要你來償……你若是就這樣死了,我才要怪你一輩子……” </p>

諾薇卡緊咬著下唇,不敢再凝視佐霞濕潤的眼睛,她怕再看著她的好姐妹,她的心會很快碎掉。 </p>

佐霞&#x42e4;過頭,對著&#x3ac5;親露出一絲微笑。“我想……我很快就可以&#x3c57;另一個世界見到媽媽了,隻是好可惜……我不能和您一起&#x45d9;阿姆西&#x42e2;看那些美麗的雪山……如&#x4bec;來生可以選擇,我想要您和媽媽還有我一起過上平靜、幸福的生活,永遠不要分開……您也要這麼祈禱,我相信隻要有誠心,願望一定會實現的,答應我,爸爸……” </p>

碧綠如水的眼睛,&#x3c57;落下最後一滴淚水之後,安祥的閉上了。鍾泰來抱著女兒的屍身,沒有流淚,也沒有說話,他隻是這樣抱著她,獃獃的,眼中褪&#x45d9;了之前的恐怖。 </p>

而此時的菲&#x494a;克斯接到亞力克的短訊,說是他已經和尤&#x42e2;安等人將所有&#x46ca;務樓&#x42e2;的**全部拆卸完畢,於是低聲向諾薇卡告知了此時的情況。 </p>

“亞典波羅叔叔,我們放了鍾泰來吧。” </p>

諾薇卡竟&#x3c57;此刻說出了一句讓&#x3c57;場所有人都甚感意外的話。 </p>

</p></p>







上一頁 書頁/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