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1 / 2)





交往三年,她從來不知道,陸見寒有演話劇這種喜好。

“是我打擾你們了,你們繼續。”

說罷,轉身有些狼狽的離開。

走了沒幾步,手臂就被追上來的人緊緊攥住,陸見寒用力極大,強硬的逼她停下。

雲渺不肯,忍著痛都要往前走。

陸見寒沉聲開口,帶著一絲嚴肅:“雲渺。”

聽他絲毫沒有軟化的語氣,積累已久的委屈波濤洶湧般襲來。

她忽的停下,轉身看他:“陸見寒,我才是你女朋友。”

陸見寒心裡有些煩悶:“說了是在排練話劇。”

微微蹙起的眉宇表達了他的不耐。

雲渺手攥得緊緊地,向來舍不得對他說一句重話的人,被漫天的苦澀浸泡著,竟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上次你拋下我和她去情侶餐廳,說隻是隨便選的,我接受了。”

“今天,你和我看電影,又因為她一個電話就拋下我離開。”

“對你而言,是不是她的每件事,都比我重要?”

陸見寒按了按眉心,脫口而出道:“那你要我怎樣,我已經習慣幫她了!”

雲渺含淚看著他,看著自己交往了三年的男朋友。

“所以我要永遠忍受我們之間有第三個人嗎?”她深呼了一口氣,終於說出那句早就想說的話,“你不覺得,你和她之間邊界感太模糊了嗎?你有女友,她就應該和你保持距離。”

陸見寒卻黑眸一沉,隻覺得她是在小題大做。

“雲渺,你彆無理取鬨。”

讓他和薑七七保持距離,就是無理取鬨嗎?

雲渺的眼淚幾乎要忍不住,直接轉身就走。

陸見寒眼神沉沉的盯著快步走遠的人,追上去哄女朋友這種事,自然不是天之驕子會做的。

這時,薑七七也走了過來:“阿寒,你女朋友脾氣真大。”

陸見寒麵無表情的開口:“沒有下次。”

薑七七眼神一顫,知道他在說什麼,剛才她在電話裡說的是自己腿摔傷了。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