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1 / 2)





雲渺扯了扯嘴角:“嗯,我也去看看。”

她轉身,腳下卻像灌了鉛一般沉重。

陸見寒會彈鋼琴,她是知道的,但他說過學琴純粹是為了陶冶情操,最討厭參加這種活動。

去年雲渺想讓他陪自己參加雙人鋼琴比賽攢點學分,陸見寒都沒答應。

這次,卻答應陪薑七七表演四手聯彈?

晚風微涼,吹得雲渺眼底生疼。

禮堂,台下座無虛席,雲渺一進門就看到陸見寒和薑七七並排坐在台上。

優美的琴音在他們指尖流瀉,這一幕無論是音樂還是畫麵都賞心悅目至極。

她聽見前麵有人討論。

“薑七七和陸見寒也挺配的,聽說還是青梅竹馬。”

“你們覺不覺得,她跟雲渺長得有點兒太像了?”

“要說像,也是雲渺像薑七七吧,人家才是青梅竹馬。”

“對誒,聽說雲渺就是在薑七七走之後跟陸見寒在一起的,你們說該不會真是陸見寒找來代替薑七七的吧……”

接下來的話,湮沒在一陣如潮掌聲中。

雲渺僵在原地,仿佛如墜冰窖。

台上的兩人表演結束,起身彎腰謝禮。

她再也看不下去,臉色慘白的轉身,陸見寒一抬眸,正好看到了那抹跑出去的身影。

雲渺腳步極快,像是跑得越快剛才看到的畫麵和聽到的話就能忘得越快。

直到身後有人握住她的肩,陸見寒沉聲道:“跑什麼?”

雲渺眼尾通紅,甩開他的手。

陸見寒語氣冷冷地:“雲渺,你還要鬨脾氣?”

鬨脾氣?

他把所有的優待和例外都給了彆人,卻還轉過頭說她鬨脾氣?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