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 / 2)





這三年,她總覺得陸見寒好像喜歡自己,又好像沒那麼喜歡,總是寬慰自己是他清冷的性格使然,不會表達感情。

如今看了他給薑七七的信才知道,哪有人天生不會愛人,隻是不夠愛罷了。

她紅著眼看著他,竭力讓自己保持冷靜:“薑七七給我看了,你這三年給她寫的信。”

陸見寒黑眸一緊,雲渺將他微變的神色看得清清楚楚,心中痛意更甚。

她終於笑了,可笑得卻比哭還難看,“陸見寒,玩弄彆人的感情很有意思嗎?你因為想把我當成薑七七的替身才選擇和我在一起,那你有想過我嗎,我喜歡了你那麼久,三年,整整三年!我的感情,在你看來就這麼廉價嗎?”

陸見寒看著她這樣,心裡莫名不是滋味。

第一次見到她,她站在學校的櫻花樹下,笑容清純浪漫。

他從未見她,難過成這樣。

他竭力忍住心口的異樣,剛要開口,雲渺便打斷他,一字一句哽咽著道:“陸見寒,我今天不是找你要解釋的,正如這三年來,每一次你都覺得沒必要給我解釋,今天我也不再需要了。”

這句話出口,陸見寒顯然僵住了。

他下顎線緊繃,眉頭擰緊了幾分,那句“彆鬨了”還沒說出口,電話就“叮鈴鈴”響了起來。

是薑七七。

他接起來,隻見電話那頭不知說了句什麼,他神色立刻一變,留下一句“我們以後再聊”,便腳步匆忙的直接留下雲渺離開了。

雲渺站在原地,看著他快步離去的背影,隻覺得心臟又像是被活生生撕開了一道口子。

就連談分手,他也再一次為了薑七七拋下了她。

眼淚終於忍不住奪眶而出,她狠狠擦掉。

陸見寒,沒有了。

我們,再也沒有以後了。

……

雲渺從法學院回去之後,便將自己整個人都關在了宿舍裡。

她不哭也不鬨,整日待在床上,仿佛對外界的一切都置若罔雲。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