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正文完(1 / 2)

第一百一十九章 正文完

直到宴席散了, 才有人留意到盧夫人和葉夫人已早早離席了。

一些夫人便派人去打聽了一下,直到仆婦回稟後,紛紛噤若寒蟬。

不少人都慶幸,自己沒有撞上去。

不過皇後今日的作風, 讓一些人心生忌憚。看著年少軟糯, 原來不是一個好捏的軟柿子呢!

……

夜風徐徐, 淡淡地草木香彌漫在空氣中。

坐在鳳攆上的沈如晚支著頭, 倚靠著軟枕,有種說不出疲倦。

雖說是罰了盧、葉兩位夫人,可她知道跟那兩位夫人有同樣想法的不在少數。

今日不過是對此進行敲打。

她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對不對,隻怕關於她善妒的流言會越傳越盛吧。這些她都不在乎,隻是不知道阿執哥哥會有什麽想法……

回到未央宮殿前, 沈如晚從鳳攆下來, 她扶著青荷的手往寢殿走去。

一路上宮女們低眉順眼的行禮問安。

沈如晚站在寢殿門口低聲吩咐道:“我去看看宸兒,你們退下罷。”

青荷青雨福了福身,退了下去。

沈如晚步入室內,卻發現本該在屋內伺候的乳娘和宮女不見了身影。

這時隔著的屏風後麵, 傳出幼兒哦哦啊啊的聲音。

沈如晚蹙眉,宸兒醒了卻沒聽到乳娘輕哄的聲音,她心一緊,快步繞過屏風,朝裏麵走去。

當她看到坐在搖籃床旁邊的身影時, 輕輕地呼出了一口氣。

隻是當她見到那男人, 正用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戳著小公主胖乎乎的小臉蛋,而那肉乎乎的小團子,還伸出手想去抓那人的手指,笑的口水都流出來了。

她無奈道:“阿執哥哥, 你怎麽一聲不吭的在這欺負你閨女呢。”

沈如晚走過去把楚執的手拍開,用帕子給小公主擦了擦口水。

沈如晚笑著輕輕地捏了一把小公主的嫩臉蛋,“你啊,平日裏別人碰了碰你臉蛋就癟嘴哭,你父皇戳著你玩兒你倒挺開心啊?”

小公主根本不知道自己親娘在取笑自己,她見到沈如晚笑的更歡樂了,還踢了踢自己的小腿,朝沈如晚伸手要抱抱。

沈如晚把小公主抱在懷裏,對楚執不滿道:“阿執哥哥,往後可不許戳宸兒的臉蛋,她會流口水的。”

楚執把沈如晚拉到腿上,環住她的腰,下巴抵在她的肩上:“嗯……”

沈如晚隻覺得臉上一熱,半邊身子都麻了。

她不自在的在楚執腿上挪了挪,輕喃道:“放我下來,我還抱著宸兒呢。”

楚執低笑一聲,“放心,我都抱得動。”

靜謐的室內隻有小公主不時發出的小奶音,沈如晚靜靜地靠在楚執懷裏。

“我……我今天罰人了。”沈如晚主動跟楚執坦白。

沈如晚正想要把盧、葉兩位夫人的事情說出來,卻有些難以啟齒於她們所說的內容。

不想,楚執倒先出聲,“我的晚晚受委屈了。”

沈如晚瞪大眼睛,“你已經知道了?”

緊接著沈如晚又問:“那,那我會不會罰重了?”

楚執冷哼一聲:“你是皇後,她們妄議皇後本就是該罰,就該扔到詔獄裏去漲漲記性。你不過是語言上的敲打派個嬤嬤教教規矩而已。朕的晚晚,還是太善良了。”

沈如晚暗暗鬆了一口氣。

楚執狹長的眸子泛著冷光,他的晚晚性子好不與那些人計較,可他卻沒想就這麽算了。

不過這些掃興的事情,不值得晚晚再為之操心。

楚執貼著沈如晚的耳邊道:“除去這個,你就沒有別的想說嗎?”

沈如晚楞了一下。她還要說什麽?

楚執笑道:“你今日生辰,最重要的事難道不是問問朕送你什麽禮物?”

沈如晚側過臉看他,“不是已經送了嗎?在昭陽殿的宴席上王祿不是派人送過來了麽?”

楚執失笑,抱著沈如晚站了起來,“走罷,帶你去看看真正的禮物。”

沈如晚嚇得摟緊懷裏的奶娃兒,嘟囔道:“慢點,慢點,小心宸兒。”

楚執低頭看了一眼正在沈如晚懷裏吃著手指的小奶娃,大步朝外頭走去,“放心,顛不著你們娘倆。”

在未央宮殿外頭,聽著一輛華貴的馬車,楚執將懷裏的女兒和奶娃兒塞到馬車裏,隨後坐在她們身邊。

沈如晚好奇的問道:“這是去哪?”

楚執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等到了,你便知道了。”

馬車悠悠地穿過宮道,朝目的地前行。

沈如晚想繼續問下去,可懷裏的小家夥可不配合了,哼哼唧唧的哭了起來。

沈如晚摸了摸尿布,沒有濕。

小公主一邊哭一邊砸吧著嘴,沈如晚一下便明白了,這定是餓了。

沈如晚轉頭問道:“阿執哥哥,乳娘可跟在後麵?”

楚執一怔,隻顧著給她驚喜把這茬給忘了。楚執朝窗戶敲了兩下,朝外頭吩咐了一句,王祿便領命去將乳娘帶過來。

沈如晚懷裏的小宸兒一直在蹭她,小手往她衣襟上扒拉著循著味兒想要找吃。

沈如晚道:“我先喂她吧。”她的奶水不太充裕,一般都是由乳娘來喂小宸兒。想到她今日回到寢殿時,本該守在宸兒身邊的乳娘和宮女應是被阿執哥哥揮退了,而宸兒醒來後沒有及時喂奶,所以這會兒餓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