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店(1 / 2)

殘塵 風兒吹吹er 1363 字 16天前




琨凝玉總覺得重生回來之後有些地方不對勁,譬如他根本不記得前世的自己同鶴塵一起下山執行任務。

“阿玉,在想什麼?”鶴塵瞧著坐在車窗邊發呆的琨凝玉問出了聲。

“沒什麼。”琨凝玉回神,衝著鶴塵展露一個禮貌性的微笑,然後再次把目光移向窗外。

入眼皆是一片白的風景鶴塵實在不知道有什麼能讓琨凝玉如此著迷。天空開始飄起小雪,正巧鶴塵在這時輕咳兩聲,琨凝玉抬眸望了眼天,然後收回視線把車窗關上。

他發誓,他絕對不是因為鶴塵咳嗽才關的窗。

鶴塵搓搓手,呼了口氣:“阿玉。”

琨凝玉:“怎麼了?”

鶴塵:“謝謝。”

琨凝玉沒回答,隻是小幅度的上下晃動了下腦袋。鶴塵本想再新開個話題,但看琨凝玉不是很想搭理自己的樣子,還是閉了嘴。

他們此行的目的地是距太倉山幾裡地的一處鎮子。山門給任務不難,是最普通的驅魔。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這鎮子承載著琨凝玉痛苦的童年回憶。

當初師尊給他們二人發布這任務的時候,鶴塵原本還有些擔心的,但是見琨凝玉麵色無常,行為舉止也無異常便放寬了心。

“師兄。”琨凝玉主動開了口。“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先去祭拜一下我的爹娘。”

與其說這是在同鶴塵商量,不如說是在通知鶴塵。車子穩穩停在鎮子門口,琨凝玉戴上兜帽,不等鶴塵回答就下了車。

“師兄先尋一處落腳地吧,我一會兒通過玉簡聯係師兄。”這是琨凝玉消失在鶴塵眼前說的最後一句話。

鶴塵下車看著地麵上留下的一串腳印,歎了口氣,朝著它的反方向進了鎮子。

人但凡有過不好的回憶,都會有抵觸心理,然後避得遠遠的,最好八竿子都打不著。

他不想對琨凝玉說教什麼,畢竟琨凝玉肯來就已經很不錯了。

這些年琨凝玉不曾下過山,也不曾談及一點相關的事情。鶴塵是看在眼裡的,他體會過,也深知那種痛。

鎮子跟小時候他同肖凜來時沒有太大變化。鶴塵也不知道自己那時候怎麼敢的,居然和肖凜在夜裡跑出幾裡遠到鎮子上玩。

他到現在可都還記肖凜被掌門師叔處罰到那鬼哭狼嚎的樣子。

回想著肖凜童年出糗的模樣,鶴塵嘴角掛著自己都未察覺的淺淡笑意。仙風之姿再配上他那張可謂稱得上絕世容顏的相貌,一路行來,街上的人,不管男女老少,目光幾乎都落在了鶴塵身上。

鶴塵是不願意這般引人注目的,隨便找了個客棧就往裡進。不進還好,這一進,他屁股後麵就跟了一群花季少女,爭著吵著也要住房,客棧門檻都險些被她們踏破了。

客棧難得迎來一次大爆滿,錢幣源源不斷的進賬。而這些當然都要歸功於鶴塵這位活財神。

老板是個有眼力見的,也是個會來事的,當即給他來了間最好的廂房。鶴塵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鑰匙,然後笑著衝老板比了個二。

“老板,要兩間。”

老板有些為難,倒不是他不想給,而是真沒有在能拿得出手配得上這位財神爺的了。

“客官,實在是不好意思啊,小店呢就剩這一間好了的。”生怕財神爺跑了,老板趕緊又說:“不過您放心,這間房住兩個人是足夠的,地方寬敞得很呢!”

店老板拍著胸脯保證,鶴塵也不想讓店家為難。他又不傻,自然看得出那店家心裡麵的小九九。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