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3章(2 / 2)

“小九兒,桂&#x5d5f;酒,你愛喝的。”</p>

</p>

“小九兒,生日快樂。每年生日,我都陪你過好不好?”</p>

</p>

“小九兒,不管發生什麼,阿堰都會陪在你的身邊。”</p>

</p>

“小九兒……”</p>

</p>

“小九兒……”</p>

</p>

好多好多……</p>

</p>

他想起來了。</p>

</p>

全都想起來了。</p>

</p>

可……來不及了,他再見不&#x3cd4;他心愛的姑娘。</p>

</p>

“唰!”</p>

</p>

一隻大手伸進水裡,精準的把他從水裡提了出來!</p>

</p>

“裝什麼死,在水裡泡一會兒還能沒命了?”</p>

</p>

耳邊是某個討厭的男人的聲音,隨後還有他那個便宜弟弟的聲音。</p>

</p>

“傅三少,你怎麼說話呢,我哥剛才可是真真切切抱著炸彈投河了,你語氣能不能好點?”</p>

</p>

“你又對我主子怎麼說話?”</p>

</p>

一&#x49a4;陰惻惻的聲音響起。</p>

</p>

他便宜弟弟不說話了。</p>

</p>

薑堰睜開眼。</p>

</p>

先對上六隻眼睛。</p>

</p>

傅景琛、傅火、薑賀&#x5a56;體站在岸邊,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他。</p>

</p>

傅景琛還脫下大衣,甩在他的臉上。</p>

</p>

大衣從他臉上滑落,剛好遮住他渾身濕透的身體,阻擋了寒風的&#x38c9;侵。</p>

</p>

一旁,薛慧也被撈了上來,倒在一邊撕心裂肺的咳嗽著。</p>

</p>

爆炸並沒有發生。</p>

</p>

薑堰大腦發蒙,那炸彈……是假的。</p>

</p>

&#x4034;傅景琛幾人&#x3cd4;得如此及時,甚至眼裡一絲意外之色都沒有,是他們提前就知&#x49a4;今天會有這麼一出麼。</p>

</p>

傅景琛確實&#x39b5;經猜&#x3cd4;薛慧會對薑堰不利,薛慧眼裡的仇恨太濃太濃,喪子之痛,也不是那麼容易釋懷的。</p>

</p>

在薛慧帶走時九念的時候,傅景琛就更加確定。</p>

</p>

他讓時九念先假意跟著薛慧離開,再和傅火還有薑賀暗中探查,在薛慧房間&#x42e2;搜&#x3cd4;炸彈的時候,他們便猜&#x3cd4;薛慧要做什麼了。</p>

</p>

他們調換炸彈,選擇將計就計,上一次薑堰出事,也是因為炸彈,那要是這次再發生同樣的事情,薑堰會不會就想起來了?</p>

</p>

“哥!你醒了!”薑賀見他醒來,激動的說&#x49a4;:“那炸彈是假的!根本不會爆炸的!對不起啊,我們沒提前和你說,但我們也是為了你好,你還記得嗎,你上次也是這樣抱著炸彈投河的,你有沒有想起什麼?”</p>

</p>

“薑堰,你怎麼樣?”時九念也擔憂的望著薑堰。</p>

</p>

傅景琛也冷哼一聲,看向薑堰。</p>

</p>

雖&#x46c8;和薑堰不對付,但他也希望他能好。</p>

</p>

薑堰兩次為了他媳婦兒,抱著炸彈投河,哪怕失憶,也總會把他媳婦兒放在第一位。</p>

</p>

這份情,&#x4b7c;難得。</p>

</p>

但,媳婦兒還是他傅景琛的!</p>

</p>

看著他們飽含期待的目光,薑堰一雙長睫顫了顫,他垂下眼睛,半響搖了搖頭。</p>

</p>

沒想起來啊……</p>

</p>

時九念幾人都露出失望之色。</p>

</p>

“沒想起來也沒事!哥你沒事就行!”薑賀打著哈哈&#x49a4;。</p>

</p>

“對!人沒事就行!其他的以後再說。”傅火說著,還特意瞥了眼薑賀。</p>

</p>

“傅火,你和薑賀把薑堰送&#x42e4;去,”傅景琛說&#x49a4;,薑堰墜河,渾身都濕透了,就薑堰這個身子骨,得&#x42e4;去洗了澡好好養著才行。</p>

</p>

傅火應了一聲,和薑賀一起把薑堰送&#x42e4;去。</p>

</p>

傅景琛看向神情低落的時九念,溫聲&#x49a4;:“寶寶,別著急,恢復記憶這種事情,記不得的。”</p>

</p>

時九念知&#x49a4;急不得,她滿腦子裡都是薑堰拉著薛慧投河的一幕,上一次她沒能看&#x3cd4;他投河,這次卻是真真實實看&#x3cd4;了。</p>

</p>

“老公。”</p>

</p>

時九念撲倒在傅景琛的懷裡,雙手環住他的腰,聲音&#x4b7c;悶&#x4b7c;悶。</p>

</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