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戰結束後,蘇信也回到了火瞳、刀魔、千雪幾人的身邊。

“劍一,佩服!”

火瞳目中滿是驚歎,“從一開始我就知道,那銅五王肯定不會是你的對手,可也沒想到,你們之間差距竟然會這麼大。”

“僅僅一劍啊?”

火瞳嘴裡說著,心底也暗暗唏噓。

他、刀魔,跟蘇信是同一批被吸納進星院的天才弟子。

這些年,他也在竭儘所能的提升實力,自問進步速度已經非常驚人了。

可結果他與蘇信之間的差距,依舊沒有半點縮減,反而越來越大了。

“剛剛那一劍,老實說,我沒怎麼看清楚。”刀魔卻一臉鄭重的模樣,“那一劍,我能看出隻蘊含兩種規則,且感悟都不算太高,在威能爆發上,你明顯也比不上銅五王……”

“技藝上,那一劍也不算多強,我唯一看出你比銅五王更強的,是你在至高物質的理解上,可為何那一劍,卻如此輕鬆的將銅五王給擊敗了?”

聞言,火瞳跟千雪也都朝蘇信看了過來。

其實,他們也沒怎麼看懂。

“是意境。”蘇信笑道,“我那一劍中最強的是意境,不過這意境,隻有跟我交手的銅五王自己,才能夠真正體會,你們隻是在一旁觀戰,是無法真正感受到的。”

“原來如此。”火瞳恍然。

“劍術中蘊含的意境麼?隻是一劍就將銅五王輕鬆擊敗,那意境得有多強?”刀魔則是暗暗想道。

“不管怎樣,銅五王這次丟臉都丟大了,也算給我出了口惡心,走走,喝酒去。”火瞳道。

“行,我請。”蘇信道。

“當然你請,你剛剛可是賺了兩萬星點的,而且剛開始賭戰,一開口就是二十萬星點,我們幾個當中,誰有你這麼財大氣粗……”

一行幾人談笑著離去了。

而武道場上,眾多星院弟子,還都沉浸在剛剛那一戰中。

“好強!”

“這個劍一,也太強了。”

“星院當代弟子當中,拋開那些修行歲月,在三十萬年以上的老人不談,銅五王已經算是極其厲害的了,可在他手中,竟然沒能接下一劍?這樣的實力,就算是通過上一屆弟子戰,入主源星的那三位弟子,都未必能做到吧?”

“實力最強的‘洛九陽’,應該可以做到,但其他兩位,怕就懸了。”

“原以為即將開始的弟子戰,這位通過星塔晉升的源星弟子,就會跌落回歸普通弟子行列了的,可現在看來,未必如此。”

眾多星院弟子紛紛議論著。

這些星院弟子當中,有的修行時間比銅五王更長,實力也更強,但此刻一個個神色都凝重無比。

他們知道,三百年後即將到來的弟子戰,蘇信,絕對是擋在他們麵前的,

一道巨大的屏障。

而且這道屏障,他們多半,是跨不過去的。

不僅僅是在場,親眼看到蘇信出手之人,且隨著消息傳播開來後,眾多有資格參加弟子戰的星院弟子,都紛紛震動,無法再保持平靜了。

……

一方黑暗無垠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