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 人言亂(1 / 2)

玫瑰拯救案 蔣卿澂 2490 字 16天前




所謂的感染是在四年前突然爆發的,被感染者症狀各異,大多人起初都是頭暈發熱,然後越來越嚴重,直至死亡。

當然其中也有無症狀感染者,這類人往往都是某一天突然死亡,查不出任何原因。

近幾年,感染已經擴大到了普元瑞斯各個城市,一旦被感染,幾乎是死路一條。

很多人將感染當感冒處理,服用大量藥物,結果卻發現,這些藥物隻會加劇死亡的速度。

最可怕的是,這麼多年了,政府帶領下麵一眾人甚至連感染的源頭都沒有找到,而感染的傳播速度卻日漸增長。

科研院這幾年為了感染,也專門成立了一個小組,與阿祿京醫院合作研究解藥。

本來快要有大的突破,誰知道政府那邊居然直接放任感染爆發。

槍聲沒有響起,窩瓜先生卻已經被嚇得三魂七魄亂飛,他說出的話很顯然已經跟不上腦子的速度。

“不,你們不能這麼做,我們一家人現在都被感染了,我老婆孩子經常半夜疼的滿地打滾,再這樣下去,他們會死的……我們明明說好了明年要一起去相望島看玫瑰,為什麼會這樣?

為什麼?政府之前明明說了會全力調查來源,為什麼在這個緊要關頭,我們卻被政府徹底的拋棄在了路上?為什麼?”

解連愁邁步走進了科研院,沒有再施舍給窩瓜先生一個目光。

在窩瓜先生背後,有幾個人慢慢提出了質疑。

“我覺得政府說的也不無道理,我們家族內的很多身強力壯的都沒有被感染,反而是那些一直拖後腿的,早早就染了病。”

“照我說,政府統治普元瑞斯幾萬年了,也沒出過什麼茬子,而且不說政府,生命之源終歸不會騙我們,這次持續了這麼久的感染,說不定真的是普羅溧樹在淘汰一部分跟不上時代的人。”

“普元瑞斯是時候邁入一個新的時代了,這些年來科技發展嚴重停滯,我看這個地方都快要被一群廢物占據了。”

“可是那些死去的是我們的親人,未來還有更多人的人會死亡,我們就這樣安逸得活下去不好嗎?”

“安逸?身為普元瑞斯的人民,我們不應該希望這顆星球變得更好嗎?再或者你去找總統陳詞啊,真是看見你們就煩。”

…………

僅僅就在一瞬之間,言論開始徹底被兩極分化。

一部分人認為政府拋棄了他們,他們一定要去政府同歸於儘。

另一部分人則毫無條件的信任政府,當然,這份信任大多數也是建立在普元瑞斯的生命之源上。

屏幕接收被切斷,幾個人看著消失在空中的光點,差點沒回過神。

楊惹再次破口大罵:“不是,我就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東方渙他要做什麼!他這是要把一部分人逼上絕路!他憑什麼就這麼放棄了?難道這真的是普羅溧樹的決定?我不相信。”

東方渙正是那位大名鼎鼎的總統大人,也是科研院的院長。

而普羅溧樹則是普元瑞斯星球的生命之源。

它的存在少說也有幾萬年的曆史,據說那是神明遺留下來的生命之源,是普羅溧樹給了普元瑞斯無限生機。

政府與繼神院的存在,有一大部分的責任是為了守護普羅溧樹,並且聆聽普羅溧樹的神諭,帶領普元瑞斯走向更好的未來。

但現如今,政府的將軍令卻讓很多人沉默了。

政府這些年來越來越專斷獨行,有這麼一天似和並不意外,他隻是覺得有些太快了。

“似和子知先生,您好,我是總統手下第二秘書長,想必各位已經看到將軍令的下達,現在還請馬上停止你們手上的所有研究,將所有研究相關資料全部上交政府,對於這次情況,另外,科研院上層需要徹底檢查,還請各位靜等三日,最後,冒昧打擾,深感歉意。”

似和:……

他看著自己通訊器浮現出來的文字,實在沒忍住笑了一聲。

很好,真的,東方渙再次刷新了他的無恥程度。

小姑娘距離似和近,第一個發現了似和的不對勁:“組長,怎麼了?”

“啊。”似和抬起頭,“沒什麼,我們的院長大人給我們放了三天假,大家可以收拾收拾回家歇著了。”

“什麼意思?”

似和敲了敲手腕上的通訊器,上麵的文字瞬間浮現在了空中,他抬了抬頭:“算是停職調查三天吧,等會還要麻煩一下陸哥,把我們這些亂糟糟的東西整理起來了。”

“憑什麼啊!”楊惹站了起來,身後的椅子因為他敏捷的動作直接倒在了地上,發出“啪”的一聲響動。

“我們這些年來儘心儘力,他現在來坐享其成?這研究成果少說也值幾個億,他能給我們嗎?”

“哎哎哎。”似和言語輕鬆,完全看不出來一絲絲生氣的神態,“少年人怎麼說話呢,生命是不可以用金錢估量的。”

他將通訊器按滅,修長的手指在上麵的按鈕上隨意的撥動著:“大家這幾年也辛苦,現在這個情況你們也都看到了,我們也沒必要和政府對著乾,你們可都是祖國的人才,好好休個假,未來還等著你們開拓呢,都走吧。”

這話說出來,幾個人實在是沒有什麼逗留的必要了。

但一時之間,竟沒有一個人動身。

似和看著在場的幾個人,笑道:“你們這是乾什麼啊?舍不得這個實驗室還是舍不得我?”

他目光移向戴眼鏡的男子:“方覺知?你平常不是一直嚷著不乾了嗎?現在機會來了,怎麼還猶豫上了?”

方覺知沒抬頭,也就沒人看到他鏡片下麵的眼眸已經有些濕潤。

他沉默了一會,站起身就走。

看著方覺知離開的背影,似和在後麵喊了一句:“如果不想被圍的話,記得走特殊通道。”

等人離開,似和的目光看向了楊惹。

楊惹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不用說了,我自己會走,政府沒良心,你比他們還心黑。”

他罵罵咧咧的走了,剛邁出門又返了回來將剛才碰倒的椅子扶正,再次瞪了似和一眼,這才轉身離開。







上一章 書頁/目錄 下一頁